丽水信息港 | 居家中国 | 青年就业 | 法律咨询 | 丽水大地上 | 街道 | 生活百宝箱 | 指尖民宿 | 丽水乡土 | 绿谷摄影
 
网站首页 丽水老照片 乡村印象 文物古迹 民俗风情 民间文艺 处州史话 地方文献 乡土新闻 百家之言 资料下载
传说故事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民间文艺 > 传说故事 > 正文
平定三藩之石塘大捷 [复制链接]
来源:《丽水学院学报》    时间: 2021-02-03 (字体: ) 分享到:

  石塘,位于浙江省丽水市云和县石塘镇。《明史·二十·地理五·湖广浙江篇》有“云和……西有七赤渡,东有石塘隘”的记载;清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卷九十四有“石塘隘县东三十里,下临溪流,曰石塘河。山溪回合,峻险可恃,为县境之东门”的记载,历来乃兵家必争之地,1121年,北宋方腊农民起义军“洪载义军战石塘”是云和县有记载以来的最古战事[1]469。

  石塘镇营盘,位于云和县石塘上游一里许的一片宽阔的瓯江河谷淤积之地,形如半月,总面积约七八十万平方米。南面高山,北临大溪,与同样的古战遗址龙岩寨隔江相对。在古代,营盘是一片荒草坡,是石塘人的天然牧场。营盘上与石塘岭、下与石塘村之间,均仅有峭壁下江边一条狭窄的通州府古道相通,地势险要,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清同治三年(1864年)版《云和县志》有“石塘军营,在县东石塘上里许,俗呼水营盘。康熙间,惠献贝子傅喇塔在此破闽贼故垒”的平定三藩之石塘大捷战场地的记载[2]234。其实,石塘和石塘营盘,是仅相距一里之一村两地同一平藩战场。

  一

  清康熙十二年(1673年)十一月,平西王吴三桂于云南起兵叛清,康熙十三年(1674年)一月,靖南王耿精忠幽禁福建总督范承谟于福州,举兵叛乱,康熙十五年(1676年)二月,平南王尚可喜的儿子尚之信挟父在广东响应,此即历史上著名的三藩之乱[3]。耿精忠起兵后,自称总统兵马大将军,在兵控福建全省的同时,由衢州、温州、处州(今丽水市)三路入犯浙江,并很快陷台州、温州、处州等府城。

  康熙十三年(1674年)六月,清廷遣奉命大将军杰书和宁海将军固山贝子傅喇塔等南下浙江后,清军在浙江战场很快从退守势转为局部反攻。康熙十四年(1675年)开始,清军在浙江金华、温州屡败叛军,并收复台州、处州。

  清代《处州府志》记载,康熙十三年(1674)正月,“耿精忠作乱…三月,耿精忠遣伪总兵徐尚朝等陷龙泉,随陷遂昌、松阳、云和、景宁等县…四月十三日,处州府城遂陷,男妇逃匿一空,官舍民房拆毁,杀伤无数”。期间,青田、缙云、宣平都遭耿精忠占据[4]。康熙十四年(1675年)二月,康亲王杰书遣总兵李荣、陈世凯等,在丽水的花岭击败耿藩总兵沙有祥,并乘胜收复处州府城[5]。

  统览平三藩全局形势,康熙十四年(1675年)至十五年(1676年)初夏,是康熙一生最为严峻、最为难熬的时光,面对吴军盛势,长江北岸清军不敢渡江。吴军开始向两翼扩展:一路由湖南进攻江西,一路由四川进攻陕西,欲形成对清军大包围的高压势态。

  康熙在西线派出的豫亲王多铎之子董额用兵无方,攻平凉八个月不下。而东线乃财富之区,系清廷主要赋税基地。康熙派出的三支大军,虽打了许多胜仗,收复了一些城府。然浙向闽的两条通道被耿精忠重兵堵塞,拖了一年多,久攻不下。这在康熙十五年(1676年)五月二十日,时任兵部侍郎总督浙江军务的李之芳给康熙皇帝的《再请调发邻省官兵疏》中,对浙江省当时的战场形势分析中得到引证:

  自奉命大将军和硕康亲王宁海将军固山贝子傅喇塔、平南将军都统臣赖塔等相继抵浙,遣调官兵各路堵御屡奏捷功,臣复督饬各镇将及文武等官相机抚内地渐次安堵,今温州尚有逆贼曾养性、祖宏等勋拒守未下,处州尚有逆贼连登云、徐尚朝等负固石塘……衢州一路……逆贼马九玉、朱怀德等见在深沟重垒,死守河西[6]。

  根据《云和县地名志》《云和县志》记载,耿精忠在浙江战场锋芒受挫后,认定石塘是浙中入闽要隘,即派都尉连登云以重兵两万驻屯石塘。连登云强行拆毁云和城西金村、白水等村庄的房屋,利用全部砖瓦木料运至石塘营盘一带设栅筑寨六十余处,以“盘踞要口共札营盘二十八座,势甚猖獗”;并在“最险要害”之处据守天险,屡败清军[7]222,从而堵塞了清军从浙中入闽的进军道路,所以李之芳在奏折中特别点到石塘要隘。

  二

  康熙十五年(1676年)五月,平三藩战略形势首报转折──清军经平凉虎山墩(虎岭)决胜一战,震惊平凉。六月七日,清廷最担心的王辅臣终投降。据《清圣祖实录》卷61载,康熙随即抓住郑经在耿精忠后院掠地攻城的良机,果断下令驻浙奉命大将军杰书、宁海将军贝子傅喇塔、浙江总督李之芳等下福建“速剿闽冠”。接旨后的七月,大将军杰书和宁海将军傅喇塔会师衢州商议兵分二路:杰书攻打衢州大溪滩后取道仙霞关向闽挺进,傅喇塔取石塘岭向福建进发。

  八月,宁海将军固山贝子傅喇塔为破屡攻不下的石塘天险而进行了精心准备:他抽调各路平叛大军的精兵强将,如平阳镇总兵王廷梅,温州镇总兵陈世凯、副都统沃申、巴都鲁等数万满汉兵马从丽水出发,于二十日到达石塘将门岭①实施作战部署。

  八月二十一日夜,贝子命陈世凯带北路清军出发,二十二日二更经双岭张村口翻山越岭至石门坑一路伐树背木,向石门坑口大溪北岸进发;三更,南路清军向石塘南绕山岭突进;五更鸣鼓各路拼力奋进。正面清军主力突袭石塘大寨并得之,耿兵复聚回击,贝子将军亲督指挥应战;尔后,南路夺得石塘岭的清军,由西突破深谷直捣窝巢后营;北路清军以木扎筏,连夜奋力渡河;经三路合围,奋勇刺杀一日一夜,终突破天险,火烧木筑营盘窝巢,连破九寨、七营,烧毁二十八座木栅,消灭耿精忠兵士约七千人,四散落水、爬山逃亡者无数,生擒部将四十九名。

  对于石塘平藩败耿大战,很多文献皆有记录,其中,清《宁海将军固山贝子功绩录》(清指海本)是这样描述的:

  二十一日,贝子命陈世凯即刻进兵,自统步骑继发。约五鼓共抵贼寨,是日二更,于双岭张村口伐木取路,历级而上,天明抵贼寨,夺贼龙帜,斩寨大进,连破九寨。贝子驻马于高山之岭指挥调度。于时,石塘老巢虽破,其众犹自力战,两军迎合更迭六阵,始及岭下。乘胜连夜渡河,贼营放炮不停,火光烛天,我师奋勇驰击,竭一日夜之力,破数年坚守之寨,烧营七座,砍栅二十有八,斩首六千有奇,获炮十五位,衣甲器械累万;伪都尉连登云等数万之众剿灭已尽。从此耿逆束手乞命,东瓯全复,两浙疆宇尺寸,尽为朝廷之完土者,实贝子之伟功丰烈,直与日月争光,以垂史册,而耀无穷。

  康熙十五年(1676年)八月,浙江战场经衢州大溪滩突袭歼灭战和石塘大捷后,耿精忠“贼为气夺”[8],开始兵败如山倒。九月一日,李之芳向康熙皇帝上书《石塘勦杀逆贼大捷疏》,奏明此事,为将士请功:

  为飞报官兵杀逆贼大捷事,…石塘逆贼伪都尉连登云等凭险死拒为日已久。宁海将军固山贝子傅喇塔调发满、汉、绿旗官兵分路进剿,于八月二十二日攻破石塘贼寨,将木城尽行焚毁,斩贼不计,余贼败溃,夺获伪关防牌札铳炮器械等项,连登云等逃遁,官兵见在追袭。此皆仰赖朝廷天威,大将军康亲王指授方略,固山贝子身亲决胜,各将士用命获此捷功,除在事有功各官容臣一面查明另叙外,所有攻破石塘贼巢杀贼情形合先密疏题报,仰祈睿鉴施行,康熙十五年九月初一日,题奉旨据奏[9]。

  对石塘大捷,清同治三年版《云和县志》也有类似记载①。

  三

  经衢州大溪滩突袭歼灭战和石塘大捷后,东线清军势如破竹,直捣福建耿精忠老巢,不足一个月后的九月二十日,耿精忠就宣布投降。十月初,大将军杰书统领清军进入福州接受耿精忠投降,标志清康熙平三藩之乱东线取得全胜!同时彻底瓦解了三藩联盟,清政府得以有足够的精力清剿吴三桂等其他叛军。

  康熙十八年(1679年),清军反击吴三桂叛军的形势一片大好。康熙平三藩一线正一品重臣李之芳择机上书《石塘捷功恢复云和县疏》呈康熙帝,为在“石塘大捷”中英勇立功的将士们申请嘉奖:

  为呈报杀败堵塞进闽岭口逆贼,恢复云和县事,该臣看得处属石塘地方,自逆贼变叛以来,伪都尉连登云等率领贼兵二万有余,盘踞要口,共札营盘二十八座,势甚猖獗,先经宁海将军固山贝子傅喇塔同副都统总兵等官,亲见贼营扼险拒守,最为坚固,若此路不克,势难夹攻入闽,因激励官兵奋勇用命,功成之日,许照攻克府城之例,议叙当经温州镇总兵官陈世凯等亲领,各官兵奋不顾身,冲锋破垒,并协同满汉官兵,会合进剿,随于康熙十五年八月二十二日杀贼,大败焚毁营盘,斩获甚多。

  二十五日恢复云和县。经固山贝子石塘报大将军康亲王具题,奉有在事有功人员,着议叙之,旨钦遵谕,臣造册具题,兹行据各镇,营造报履历前来,臣查石塘天险,官兵环攻难拔,幸固山贝子许照攻取府城之例,鼓励议叙,而总兵官陈世凯等冒险迎锋,首先破敌,游击李回亲冒矢石,各官兵捐躯用命,戮力疆场,故能成此大捷,恢复地方,在事人员功诚难泯。前大将军康亲王疏内所报获捷情形在事,绿旗有功人员,例难备载,惟于总兵官陈世凯、王廷梅之下开列等字。又臣于题报疏称在事有功人员,容臣一面查明另叙,良以血战之功,未便遗漏,先为声明在案。伏乞皇上俯念总兵官陈世凯等克此最险要害,功绩甚伟。敕部准照固山贝子傅喇塔鼓励照攻克府城之例,将册内人员一体从优议叙,庶立功将士益知用命,除揭送吏兵二部核叙外,相应题报,伏乞皇上睿鉴施行!康熙十八年三月初七日题[10]。

  不难看出,该奏折首先重申石塘“贼营扼险拒守,最为坚固,若此路不克,势难夹攻入闽”的战略重要性和关键性;接着复述“臣查石塘天险,官兵环攻难拔,幸固山贝子许照攻取府城之例,鼓励议叙,而总兵官陈世凯等冒险迎锋,首先破敌,游击李回亲冒矢石,各官兵捐躯用命,戮力疆场,故能成此大捷”之力克天险、奋勇杀敌换来的胜利战果。换句话说,前线一品重臣意在:朝廷对关键战役中冒死杀敌和战死疆场的将士重奖,能进一步鼓舞官兵士气,严明赏罚,激励前线将士奋勇杀敌,以尽快夺取平定三藩的最后胜利。

  从后来的官修《(雍正)八旗通志》卷二百三十人物志来看,李之芳的建议是起了积极作用的。结果除“石塘大捷”总指挥宁海将军傅喇塔因贤劳过度,于当年十一月二十七日辰时病故于福州军中,朝廷令发丧归北京,赐重丧祭奠,谥“惠献”尊称,和“石塘大捷”主将陈世凯“仕至浙江提督,骑都尉世职”外,清政府对在平三藩之“石塘大捷”中战死的功臣多给予恩赐,如:“德尔根,满洲正红旗人,康熙十四年随都统喇哈达败贼于石塘,寻击伪将连登云,力战阵亡,恩赐云骑尉世职承袭”;“图礼,满洲镶白旗人,十五年随宁海将军富喇塔击伪都督连登云等于云和之石塘岭,力战殁于阵,恩赐云骑尉世职承袭”;“刘绍烈,汉军正红旗人,袭父阿尔泰佐领署领事,康熙十五年耿逆伪都督连登云等率诸寇屯聚处州,八月宁海将军富喇塔等统兵击贼于云和石塘岭,毁其木城斩获无算,贼溃走追之,绍烈以力战死,恩赐云骑尉世职承袭”[11]。毋庸讳言,耗时八年、平定祸及大半个中国的三藩之乱中,大小战斗何止成百上千,战死的清兵亦不止成千上万,但是,只有清廷认定有决定性意义、并在有统领将军许诺重奖的战役中奋战沙场者,才有可能被皇帝“恩赐世职承袭”,可见石塘大捷在平定三藩之乱中的重要地位。

  四

  耿精忠占云和、霸石塘三年,老百姓遭受重重磨难,是云和县有史以来最为严重的人为灾难。据1986年版《云和县地名志》可知,原来山多、地少、人稀的云和,三年动乱到平息时仅存五千人左右。灾难之重,悲惨之状,触目惊心、难以想象[7]222!对此,清同治三年版《云和县志》有“云遭耿逆盘踞石塘三载始平,境内荒凉”的记载[2]292。世住石塘约七百年的顾氏,在其《顾氏宗谱》中也有“康熙甲寅遭耿逆盘踞,石川族众逃亡在外”的记载[12]。石塘周边绝户荒村的更比比皆是:如石门坑口、半岭、桃树窟、吕山畈、坑头等自然村,都在耿精忠叛乱时被斩尽杀绝后,连村落都消失了。在后来的云和知县林汪远“以抚以养”政策下,云和得以休养生息。如石塘周边的滩下、石门坑、西滩头、岭脚、营盘、续莫圩、坪地塘等村庄,都是从福建、江西等地迁入的百姓从耿乱的废墟上重建起来的新村──大片荒凉的云和,几乎废墟的石塘一带才渐有起色。

  石塘大捷是促平定三藩战略开始发生重大转折的三大关键性战役(其他两次战役为甘肃省平凉虎山墩战役和浙江省衢州大溪滩战役)之一,是处州平叛最后决胜一战,是平定三藩东线力克天险、受朝廷奖励的著名战役。但不知何故,虽有当时文献记载,而今人学者对此少有提及。然因石塘大捷很得民心,不仅当时受到老百姓的烧香跪拜欢迎,还深受当地老百姓的永久铭记和深切怀念。

  清乾隆初期,云和知县王栾和乡人在石塘龙亭山上建有铭恩亭,以铭记并感恩平叛的清军将士。乾隆六年(1741),由县士王宗撰稿,勒刻宁海将军固山贝子纪功碑奉于铭恩亭内──碑文除回顾石塘战绩外,还刻出耿精忠占云和、霸石塘后,老百姓遭受重重灾难而“日引领盼大兵”的急盼心情……当确信“石塘破”,“父老乃焚香,迎惠献贝子”!足见当时老百姓的喜悦心情──得民心者得天下!清军平叛的胜利,得到战场地一带老百姓的不尽感激和拥护。在战后“屋之焚者筑。田之荒者辟。士安于庠,农歌于野。老老幼幼,以长以养”的和平环境中,“邑士民不忘德泽,欲望石以垂永久”的知恩识义精神,让拜读碑文①的后人得到心灵的启迪!

  后来亭倒碑在,云和岁贡柳翔凤瞻仰纪功碑时写下《纪功碑歌》一首,笔指耿精忠:“穷寇负隅踞石塘,黔黎遁入深山哭”;挥毫清军在石塘营盘平叛战役是“洒血成渠滚江水,万人鼓舞途路中”;浓墨战后百姓“从此买犊归春农……”;正义放歌“指点遗营说故侯……心脾元气足千秋”[2]236。这浩然正气,让读者为之一振,更加珍惜统一稳定的大好河山。

  随着云和、石塘的逐步恢复和发展,清道光六年(1826年),石塘人重建古老的新桥,桥屋更新颖漂亮。并将重建的新桥改名庆云桥,以庆贺云和、石塘遭耿精忠危害荒凉后的重生和发展。并把石塘的文笔峰改为将军岗,以盼安居乐业如山永之万年。

  清咸丰三年(1853年)石塘再次筹金,在石塘龙亭山的铭恩亭故址上建“惠献福公祠”,并将先前的宁海将军固山贝子纪功碑的石碑围入。由于老百姓只记得感激将军平藩,俗呼“将军庙”,现称将军殿,是云和县全国第三次文物普查后第一批公布“尚未核定公布为文物保护单位的不可移动文物”。将军殿3间1天井,进深13米,主房宽10米,南大门面宽8.7米,内有长方形天井,柱基古镜式,梁坊、牛腿、雀替雕刻武士、花卉,檀架,泥砖山墙,阴阳和瓦,原建筑主体保存完好。“宁海将军固山贝子纪功碑”嵌于将军殿西墙。碑文在文革时期曾用石灰涂盖过,字迹尚可辨认,石碑风化,但基本完好。

  因石塘地势得天独厚,1984年,国家优选石塘隘(即营盘和石塘之间的隘口位置)建造石塘水电站大坝。当年耿精忠“大寨”的石塘,耕地被征,保留村庄;而耿精忠“窝巢”的石塘营盘,位于水电站大坝上方,已于1988年淹入石塘水库龙廷湖底,但统一正义战胜分裂割据的古战场的威名不会淹没──因老百姓世代相传!

  上述云和、石塘先辈百姓们,对“石塘大捷”后的一系列生动、朴实的纪念活动和保存下来罕见的“平三藩”纪念物,是宝贵的人文景观,也是重要的历史文化遗产和爱国主义教育的生动教材,不仅具有深远的历史意义,还具有积极的现实意义。因任何时候,维护国家统一稳定,反对分裂动荡,始终是中华民族国家安全的头等大事。

  参考文献:

  [1]云和县地方志编纂委员会.云和县志[M].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1996:469.

  [2]王士鈖.云和县志[M].伍承吉,等修.同治三年版(云和县图书馆、云和县志编纂委员会,1991年标点本).

  [3]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简明中国历史读本[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2:396-397.

  [4]戎事[M].潘绍诒.处州府志.清光绪三年(1877年):46-47.

  [5]赵治中,张月发.栝苍古道[M].北京:中国文史出版社,2008:59-61.

  [6]李之芳.李文襄公奏疏:卷五[M].清康熙刻本.

  [7]云和县地名委员会.云和县地名志[M].内部出版,1986:222.

  [8]王鸣盛.西庄始存稿:卷三十九[M].清乾隆三十年刻本.

  [9]李之芳.李文襄公奏疏:卷六[M].清康熙刻本.

  [10]李之芳.李文襄公奏疏:卷八[M].清康熙刻本.

  [11]人物志[M].清官修八旗通志·卷230.

  [12]石塘.顾氏宗谱·序言[M].清光绪乙未年增修本.

 
 民间文艺
传说故事
曲艺杂谈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乡土论坛
网站精选
首页 | 丽水老照片 | 乡村印象 | 文物古迹 | 民俗风情 | 民间文艺 | 处州史话 | 地方文献 | 乡土新闻 | 百家之言 | 资料下载
丽水乡土 丽水正好电力实业集团有限公司科技网络分公司 版权所有   技术维护:正阳网络   
ICP证:浙ICP备18037999号-5  Copyright ©1999-2012 e0578.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