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水信息港 | 居家中国 | 青年就业 | 法律咨询 | 丽水大地上 | 街道 | 生活百宝箱 | 指尖民宿 | 丽水乡土 | 绿谷摄影
 
网站首页 丽水老照片 乡村印象 文物古迹 民俗风情 民间文艺 处州史话 地方文献 乡土新闻 百家之言 资料下载
老家记忆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乡村印象 > 老家记忆 > 正文
巨浦船帮:那些年,小溪流域里的浩浩荡荡 [复制链接]
来源:丽水日报2019年06月14日第五版   时间: 2020-08-26 (字体: ) 分享到:

  在字典上,浦,意为水边或河流入海的地区,加之“巨”字,顾名思义为开阔平坦的水域。

  巨浦,村如其名,与水密不可分,是泊船的理想之地。

  巨浦村位于青田县西部,境内青山如屏,瓯江最大的支流——小溪如一条碧玉带淌在这片土地上。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陆路交通尚未兴起,活跃在小溪流域的蚱蜢船,推动着景宁、青田、温州三地的物资交流。地处景宁、温州中段,巨浦不仅是装卸货物的中转站,更是小溪流域颇有名气的交通枢纽。上世纪60年代,全村有多达72只蚱蜢船,恰好印证了那一句 “大上海有黄浦,小溪流有巨浦”。

  船队的集结,带来村庄的繁荣,巨浦船帮文化应运而生。

\

  “只恐双溪蚱蜢舟,载不动许多愁。”在李清照笔下,蚱蜢船太小,载不动自己家园破碎的愁绪。而对于巨浦百姓而言,蚱蜢船不仅是词人笔下的一叶轻舟,更是小溪流域历史上最重要的水路运输工具。

  上世纪80年代末蚱蜢船歇业至今已过去30多年,小溪流域的巨浦人依然不忘蚱蜢船,“船老大们更是如此”。

  今年63岁的蒋焕令是地道的巨浦人,瓯江船帮的最后一代船工。16岁那年,他跟随父亲撑船,4年后“自立门户”。那时候,能独立撑船,“是在小溪边长大的所有男孩的梦想”。在蚱蜢船上的二十多年里,他与小溪流域的风浪做了千百次较量,练就了一身撑船的技艺。

  上世纪70年代初,他从景宁顺流而下,将木材、木炭等山里原材料运往温州,卸完货,再将食盐、酱油、煤油、布匹等日用品装上船,从温州逆流而上,运到景宁。一趟来回,快则十余天,慢则二十来日,期间,“一桨,一篙,一帆”,便是他所有的“搭档”。

  在当时,一趟运费为三十多元,除去运输成本,船工的月收入在五十元左右。他说,旧时瓯江流域流行着这样一句口头禅:“种田不如开店,开店不如撑船。”当时,小溪流域的青壮年大半都吃水上这碗饭。

  撑船不仅是技术活,也是体力活。蚱蜢船没有动力系统,全靠人力撑划,浅水用篙,深水用桨,顺风扬帆。过激流险滩时,需要有经验的船工带头,在百米开外的地方,只要看一眼水浪翻出的水花,就能估算出船能不能顺利通过,“识水路,才能免翻撞”。若水浪平平水位深,便可直接过去;若水浪涌动水位浅,则无法通航。此时,五六名船工纷纷下水,齐力拉缆绳前行。最怕冬天下水,河面结冰,河水冻得刺骨,船工脱去衣服,穿着草鞋在水里,冻得人迈不动腿,“脚麻得连尖利的石子扎进去都感觉不到”。

  常年累月同甘共苦的生活,让船工们有了团结一心的处事风格。互帮互助的船队精神,加上商业资源的共享,巨浦船帮悄然形成。

  因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巨浦成为小溪流域上颇有名气的埠头:人来人往,舟筏穿梭,十分繁忙,“行驶在巨浦水面的蚱蜢船浩浩荡荡”。

  船工运送货物,以船为家,吃住都在蚱蜢船上。“火篾当灯草,火笼当棉袄,咸菜当好宝,番薯丝吃饱。”这是当时流传在船工间的顺口溜,说的是照明用火篾,冬天用火笼驱寒,三餐吃的是酸菜配番薯丝,足见当时物资的匮乏程度。

  巨浦不仅是蚱蜢船的停靠地,还是村民们的物资交换地,信息交流地。颇具生意头脑的村民会在埠头边搭一间由木板和木架拼凑的“寮”,可随时拆装,“因每逢春夏之交,雨水丰足,小溪流域常有山洪暴发”。在埠头寮里,村民经营烟酒杂货,卖当地的特色小吃:粽子、灯盏糕、麻油球、米冻……那时,每天都有数百人聚集在巨浦埠头,或购买货物,或搬运东西,人来人往,讨价还价的声音此起彼伏,故巨浦有“小上海”之称。

  船工这一行,那时候有不少奇怪的忌讳,巨浦人也不例外。比如吃鱼吃完一侧,不能用筷子将鱼身直接翻过来,“有翻船之嫌”,不吉利;将一艘新船推入水中时,不能叫“下水”,而要叫“上水”;甚至,在早上出船时,不能听见有小孩子的哭声和吵闹声……

  作为典型的“水乡”,住在水边、吃水用水的巨浦船工,个性耿直,幽默诙谐。他们喜欢以小溪里的鱼类给村人取绰号,嘴巴特别大的,称其“鲶鱼”;头特别大的,叫作“大头鱼”;长相凶恶的,则是“老虎鱼”等。当然,淳朴爽朗的巨浦人,哪怕被叫作“大头鱼”也并不懊恼,佯装生气地回上一句:“你这个嘴巴没把门的,小溪没有盖的,小心,我丢你去喂鱼。”脸上却是笑意融融。

  随着陆运交通的繁荣,蚱蜢船慢慢退出了历史舞台,巨浦船运的繁华随之远去,船帮的各种技艺失去用武之地,留下的遗迹更是微乎其微。巨浦村曾有一个大型的造船厂,如今已是荒凉萧条之地,门上挂着一块牌子,写有“巨浦造船厂旧址”等字样。

  关于船帮的直接经验,只留在一些年迈船工的记忆里。一位老船工回忆道:“村里通路通桥后,巨浦村的蚱蜢船开始减少,到上世纪80年代末我们基本歇业了,船没了用途,埠头就成了荒草滩。”留下来的,只剩那些与船有关的童谣与谜语,比如“千刀万刀切不开”是水,“两头尖嘴”是蚱蜢船,“船两头没股臀”是渡船……

\

  摄影家初小青在影集《别梦依稀》的后记里感叹道:“在我刚从事摄影工作的时候,蚱蜢船还是瓯江中上游主要的运输工具。每当江风起时,那片片白帆飘映在碧绿的水面,宁静的江畔草地和溪滩……当我拥有了高级的相机来从事专业摄影时,面对瓯江,我只能高搁相机而从资料堆里寻找那飘逝的江船了……”

  如今的巨浦村,毗邻千峡湖风景区。

  自2017年吹响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集结号角以来,巨浦乡政府为了留住船帮的记忆,让后人能清晰地了解船帮船事,在整治建设过程中重视历史记忆,向曾经的船帮繁华致敬,传承船帮精神——招“旧兵”,请名匠,首创聘请全县第一个驻乡文化规划师,挖掘、提炼属于巨浦的船帮文化。同时,通过“保留+移植+发掘”等手法,以团结一心、坚韧不拔、合力攻坚的“船帮精神”为传承,精心打造《古船起航》《古船扬帆》《古船追梦》等船帮乡愁节点,展现出各有千秋的船帮韵味,寻回巨浦船运曾经的繁华,欲将衰退了运输功能的蚱蜢船赋予另一种使命并使其复苏。

  也许过不了多久,小溪流域的生态航道就会开通,一只只两头尖尖的蚱蜢船浮游在水面上,一片片白帆迎风展开,留下一条条粼粼的水纹。游目四顾,“清溪曲曲几千滩,两岸云高万仞山”,浩浩荡荡的场景将再次上演。

  巨浦船帮,我们拭目以待。

 
 乡村印象
山村影像
老家记忆
老地名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乡土论坛
网站精选
首页 | 丽水老照片 | 乡村印象 | 文物古迹 | 民俗风情 | 民间文艺 | 处州史话 | 地方文献 | 乡土新闻 | 百家之言 | 资料下载
丽水乡土 丽水市正阳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技术维护:正阳网络   
ICP证:浙ICP备05015398号-1  Copyright ©1999-2012 e0578.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