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水信息港 | 居家中国 | 青年就业 | 法律咨询 | 丽水大地上 | 时尚 | 街道 | 生活百宝箱 | 指尖民宿 | 丽水乡土 | 绿谷摄影
 
网站首页 丽水老照片 乡村印象 文物古迹 民俗风情 民间文艺 处州史话 地方文献 乡土新闻 百家之言 资料下载
人物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处州史话 > 人物 > 正文
《孙子兵法》善本注家叶宏 [复制链接]
来源:浙江温州 叶高首   时间: 2019-07-29 (字体: ) 分享到:

\
兵学圣典,经久不衰。《孙子兵法》是中国历史现存最早的兵书,也是世界历史上最早的军事著作,早于普鲁士军事理论家克劳塞维茨的《战争论》约两千三百年,被誉为“兵学圣典”,共十三篇,作者为出生于齐国乐安的吴国将军孙武。它是中国古代军事文化遗产中的璀璨瑰宝,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其内容博大精深,思想精邃富赡,逻辑缜密严谨,是古代军事思想精华浓缩的集中体现。正如李世民说“观诸兵书,无出孙武”。1972年在临沂银雀山汉墓出土的汉初竹简抄本,是乞今为止最早的版本,俗称简本。春秋末期孙武撰成此书后,这部著作开始在民间流传。《孙子兵法》文字精炼,内容丰富,集我国古代长期战争经验之大成,开创了我国军事哲学之先河。正如伟大的革命先行者孙中山先生所说: “就中国历史来考究,二千多年的兵书,有十三篇,那十三篇兵书,便成为中国的军事哲学。所以照那十三篇兵书讲,是先有战斗的事实,然后才成那本兵书。” 后人置它于《武经七书》之首,其在中国乃至世界军事史、军事学术史和哲学思想史上都占有极为重要的地位,至今还在世界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哲学等领域被广泛运用。被译为英文、法文、德文、日文、阿拉伯文、俄文等,该书已经成为国际间最著名的兵学典范之书。  

秦始皇为了加强中央集权专制统治,加强思想文化控制,实行“焚书坑儒”政策,大肆焚烧各类图书,他大怒说:“吾前收天下书,不中用者尽去之”。据《史记》记载:“及至秦之季世,焚诗书,坑术士,六艺从此缺焉”,另据西汉刘向《战国策序》记载:“任刑罚以为治,信小术以为道。遂燔烧诗书,坑杀儒士”,由此看来,秦始皇所焚的他认为不中用之书,当中最多是六艺之类的儒家典籍。而医学、农牧、卜筮等技术实用书籍不焚烧。以《孙子》为代表的兵法著作,是属于实用书籍,因此《孙子》等兵法著作没有遭到秦火的摧残。《孙子兵法》在汉代也受到高度重视,而为用兵诸将所熟读。正如司马迁说:“世俗所称师旅,皆道《孙子》十三篇。”汉代把《孙子兵法》列于“兵谋权家”之首。魏晋时期由于国家分裂,战乱频仍,人们对《孙子兵法》等兵法著作的重视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其中三国时期的曹操、诸葛亮、司马懿等人,对《孙子兵法》的推崇最烈。曹操在其一生的戎马生涯中,熟练地运用孙子的理论,打过许多漂亮的胜仗。有人评论说:“其行军用师,大较依孙、吴之法,而因事设奇,谲敌制胜,变化如神”。唐初政治家魏征摘取《孙子兵法》各篇的重要文句,附以曹操的注解,编成《孙子兵法治要》,收在《群书治要》内,以供皇帝阅览,《孙子兵法》简直成了治国安邦的重要文献。唐代的杜佑和杜牧祖孙二人,对孙子军事思想的宣传和贡献最大。宋代由于外患频仍,故《孙子兵法》等兵法著作又受到高度重视。正如戴溪撰《将鉴论断》,称孙子十三篇“众家之说备矣”,“其微妙深密,千变万化而不可穷。用兵从之者胜,违之者败,虽有智者,必取则焉,可谓善之善者”。北宋元丰三年,宋神宗钦定的《武经七书》正式成为武学的经典。沈括撰《梦溪笔谈》,其中分析孙子的“因粮于敌”的策略,指出:“凡师行,因粮于敌,最为急务”,对孙子的这一战时后勤计谋,给予充分的肯定。明万历四十二年,《赵注孙子》重版,有《重刻续武经备要》问世。除了《十一家注》和武经两大系统外,评注《孙子》的还有类书、丛书,例如,《通典》、《群书治要》、《北堂书钞》、《太平御览》等书的有关部分。明朝茅元仪在《武备志·孙子兵诀评》中对《孙子》作了高度的评价。他说:“前孙子者,孙子不遗;后孙子者,不能遗孙子”。这两句话对于兵法研究者乃至军事研究人员来说都是意味深长的,其中蕴涵很深的军事哲理,需要研究者仔细体会。  

二千五百多年过去了,虽然同古代相比现代军事技术和军事思想已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但《孙子兵法》中的军事思想和军事哲理至今仍值得借鉴。《孙子兵法》具有无比旺盛的生命力,它不仅在华夏土地上代代相传,而且以星火燎原之势走向全世界,不仅影响当今世界军事思想,而且还影响世界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经久不衰。


\

诸注孙子,嘉惠学林。历代注《孙子》者共约200家;注本流传的约70余家。标志着整理和注疏工作质的飞跃,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是在宋朝。宋朝形成了“孙子学”的两大版本系统:即《宋本十一家注》系统和武经(即《武经七书》)系统。清末张之洞总结前人经验,并结合自己认识,给善本提出了三条标准:一是足本,即无缺残无删削之本;二是精本,即精校精注本;三是旧本,即旧刻旧抄本。在时间上和张之洞差不多,清末著名藏书家钱塘的丁松生对善本也提出了四条标准:一是旧刻;二是精本;三是旧抄;四是旧校。因此《孙子兵法》的善本不外乎以下几种本子:第一是山东临沂银雀山汉墓出土的竹简本《孙子兵法》,第二是影宋本魏武帝曹操注的《孙子略解》,,第三是宋本《武经七书》之首的《孙子》,第四是宋本《十一家注孙子》,而最容易看懂,撮要剪繁、深入浅出的是宋朝叶宏作的善本《孙子考》。

《十一家注孙子》是《孙子兵法》的重要传本之一,通常认为源自《宋史·艺文志》所载吉天保辑《十家孙子会注》,宋本《十一家注》是《十家注》系统的母本。曹操的《孙子略解》为《孙子兵法》最早的注释本。曹操为十一家注《孙子》之首,其以30余年的统兵作战经验,对13篇均有阐发精解,多得《孙子兵法》主旨,开《孙子》注解之先河。之后,又有南朝梁孟氏,唐代李筌、杜佑、杜牧、陈皞、贾林,宋代梅尧臣、王皙、何氏和张预等人,相继注释《孙子》。晁公武在《郡斋读书志•兵家》依次著录曹操、李筌、梅尧臣等十一家注《孙子》,并对诸人注释的特点、主旨分别简要概述。此本则汇十一家注,合而为一,刻成《十一家注孙子》,嘉惠学林,堪称《孙子》注释之集大成者。后世诸家虽有续作,然均无出其右者。在各注释家中,以曹操的评注最为简练和切中要害,诗人杜牧的注释富于才情和想象力,是唐人注解中的佼佼者之一。而中唐李筌的注释,不乏有独到的见解。《孙子兵法》的注释者,在宋代最多,主要有梅尧臣、王晰、何延锡、张预、施子美、郑友贤、宋奇、石介、王彦、陈直中、王自中、胡箕、叶宏等十余家。但是很遗憾胡箕、叶宏的《孙子考》两种版本已佚。前四家见于吉天保编的《十家孙子会注》,而郑友贤的《孙子遗说》,用问答的形式阐述孙子思想,立意较新,有新颖见解。宋奇的《孙子解》,可见于《宋史·艺文志》;石介的注,已成为孤本;王彦的《武经龟鉴》,残缺不全,为残本;陈直中、王自中的注,见于孙治让的《温州经籍志》;胡箕、叶宏的注,见于陆达节《孙子考》。宋代的《孙子》注释者,大都出现在北宋后期,针对这种现象,晁公武在《郡斋读书志》分析其原因说:“仁宗时,天下久承平,人不习兵。元吴既叛,边将数败,朝廷颇访知兵者,士大夫人人言兵矣。故本朝注解孙武书者,大抵皆当时人也。”宋代许多著名的政治家、军事家,对孙子的军事理论十分赞赏,并在实践中运用它。王安石说:“孙武谈兵,言理而不言事,所以文约而所赅者博”。当宋神宗谈论到韩信时,王安石又说:“韩信但用孙武一两言,即能成功名。”可见王安石对孙武的大力推崇和崇拜。《十家注》的另六家是曹操、孟氏、李签、陈皞、贾林、杜牧。后来有人把杜佑、杜牧析为二家,变成《十一家注》。清孙星衍校刊《孙子十家注》;邓廷罗辑《孙子集注》;顾福堂著《孙子集解》等。其中清经学家孙星衍校刊的《孙子十家注》影响最大,流传最广,已成为近代西方汉学家译介《孙子兵法》的蓝本。孙星衍以华阴《道藏·孙子》为底本,主要依据《通典》、《太平御览》等,对十一家注在编排时代上的错乱现象作了订正,对十三篇正文也作了一些校改,并据《宋志》直解《孙子十家注》。  

北宋元丰三年,宋神宗为了武举试士的需要,从当时流传的二百多种兵书中选定了七部,“诏校定《孙子》《吴子》《六韬》《司马法》《三略》《尉缭子》《李靖问对》等书,镂板行之。”这就是北宋钦定的《武经七书》。从此,《孙子兵法》、《司马法》等兵法著作,成为正式成为武学的经典,得到广泛的流传和推广。《武经七书》还有影印宋本,由武学博士何去非辑,《孙子》在其子目中列居首位。有关注解武经各书,首推宋施子美《武经七书讲义》,它是一本武学教科书。施子美的《七书讲义》,具有《武经》教科书的性质,注释浅显易懂,影响甚为深广。武经系统中的《孙子》多取魏武帝曹操注本。例如,宋刊本《武经七书》其子目:孙子三卷,魏武帝注。宋以后,曹注本单独流传。在明代,注释武经之书众多。例如,刘寅《武经七书直解》,张居正(泰岳)辑注《武经七书》七卷,赵本学《孙子校解引类》,李贽《孙子参同》,黄献臣《武经开宗》, 明嘉靖谈恺《孙子集注》,明万历黄邦彦校刊本《孙子集注》,明抄本道藏《孙子注解》等。清代则有曹曰璋、黎利宾、夏种龄汇解之《武经七书汇解》七卷,《孙子》在首位,朱墉辑注《武经七书汇解》及《武经七书讲义全汇合参》,夏振翼《增补孙子体注》。可谓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形成了注释《孙子兵法》百家争鸣的局面。


\

治军有方,善本注家。叶宏字梦祥,处州丽水县高溪村人,其先祖为叶灏,字商辅,隋开皇元年四月十七日生于金陵(南京)。唐武德中刺建州。南征北战,功勋卓著,为五候之首,武德初,郡妖贼武遇作乱,颢婴城捍贼,城陷,不屈而死。长期领兵作战,有丰富作战经验总结,于是遗留兵书于后裔,其九世孙叶仁完,官至御史中丞,后迁浙江括苍。叶宏为叶仁完的裔孙。叶宏和叶琛并非直系关系,叶琛是叶宏堂弟叶冠的六世孙。叶宏的《孙子兵法》善本注对叶琛影响很大。叶宏于乾道八年(1172)壬辰科进士,并于乾道九年射策中乙科,“射策者,谓为难问疑义书之於策,量其大小署为甲乙之科,列而置之,不使彰显。有欲射者,随其所取得而释之,以知优劣。射之言投射也”。所谓射策是选士的一种以经术为内容的考试方法。主试者提出问题,书之于策,覆置案头,受试人拈取其一,叫作“射”;按所射的策上的题目作答, 落选的可以再射。按成绩择优录取,安排中选人的官职时一般中甲科者可为郎中﹐中乙科者可为太子舍人﹐中丙科者只能补文学掌故。叶宏在射策时论述和注解各州县征收赋税和军官黜徙之弊政,皇上接纳他的建议,授官武学博士。叶宏文武双全,后乞求增置生员名额,以备将来所用,很有战略眼光。皇上认为兵家传写兵法有很多错误,其中很多错误来源于《十一家注孙子》,《十一家注孙子》既繁杂又难懂,于是诏旨叶宏撮要剪繁,作《孙子兵法》善本《孙子考》,叶宏书写成后被赏赐大量银两和布绢,升迁为国子监丞,出知均州,因为冒犯违忤皇上旨意被革除官职,不久又被任命为大理丞,淳熙六年(1179)八月以朝奉郎守太府少卿,兼任淮西总领。为朝廷招兵买马,养兵蓄锐,统帅十万之众。淳熙七年冬十月初九,皇帝对他破格任用,派遣叶宏作为御使出使金国祝贺新春。叶宏到达金国后,“安肃马跋伤臂”,沉着应对,不卑不亢,他的副手看见他生病了还不甘示弱,就劝他顾全身体。叶宏说:“苟君命不委于草莽,虽以尸将事可也。彼折臂三公,何人若内弱视我乎?”出使金国,进行了有礼有理有节的斗争,决不屈服,极大提高了大宋的国威,十月二十一日,金国派遣李情等来祝贺会庆节。叶宏作为御使出使金国,修好了大宋与金国的关系,出色完成了任务。  

完成使命回来后,又马上出任淮西总领。皇帝赐予犒军,叶宏趁机整肃兵马,勤于操练,以时训练,戎政备举。因为统领十万大军,又遭遇自然灾害,财政持续亏空。宋淳熙七年(1180)九月,宋朝诏令印会子(纸币)百万缗,均给江、浙,代纳旱伤州县月桩钱。是年,两浙、江东西、湖北、淮西有旱灾,赈济共合二百万缗斛。孝宗皇帝称:“近来会子与见钱等”。赵雄称:“现会子,民间难得,自然可贵重,又因金银有税钱,携带麻烦,故民间以会子为方便”。宋淳熙七年十二月,是岁,江、浙、淮西、湖北旱,宋乃免租,发仓贷给,并募富民赈补饥民。打战难,养兵更难,面对财政困难,叶宏严惩贪官污吏,宋孝宗淳熙八年(1181年),“知黄州钱卫之特降两官放罢,坐违法收税,为淮西总领叶宏所劾”。辛丑淳熙八年六月戊子,户部言:“去岁两浙、江东西、湖北、淮西旱伤,共检放上供米一百三十七万九千余石,随苗经总、头子勘合等钱计二十六万六千余贯。”诏并与蠲放。庚申,户部言:“乞拨还去年旱伤无收经总等钱二十六万余费”。上曰:“可尽与之”。赵雄等奏曰:“初谓钱数太多,欲令户部均认。岂谓圣慈略无难色,悉以予民,臣等不胜叹仰。”丙寅,枢密院进呈:“昨得旨,令密院问淮西总领叶宏闻郭刚军中刻剥军人虚实。据叶宏回报,郭刚别无刻剥,止是旧有军须库偯卖布搭息一事。”上曰:“卿等可谕都承旨传旨宣谕郭刚,令日下住罢,并本息蠲放,免行追索,仍令责问本人:号曰老将,如何犹有此等事?卿等可更切责叶宏:既职事是报发御前军马文字,此等事如何不早以闻,必待询问,然后方报?此后应诸军凡有刻剥等事,须即以实奏知。”淳熙九年七月九日叶宏被罢免职务,“太府少卿、淮西总领叶宏放罢。以言者论,其征敛峻急,刑狱枉滥,律己不廉,又多为苞,苴遗权要,故有是命。”皇帝听信了流言蜚语,叶宏只好请祠归。庆元元年(1195)以习军事即家,重新起用知楚州,楚州饥民流亡时大多抢劫掠夺。叶宏对流民安定辑睦有方,江淮千里无警,朝廷认为叶宏是难得的治材,加封他直敷文阁,升任福建转运副使。皇命刚下,不久得病而卒,墓葬在丽水大杉源山。据清道光版《丽水县志·山水》中记载:“大杉源山,在县南七十里。山西为云和,东为丽水。峰连岫接,翼障西南。其左崿路入云,名半天峰;其右如旌展盖张,名旗伞山。下有大杉、狐梯二潭,箬溪之水出焉。宋县令刘恺之祷雨于此,有赤蛇自潭出,雨遂沾足。山土平广数亩,践之倾侧欲陷,牧人相戒,远其牲畜,俗呼大杉葑,意故为潭填淤者也。”


\

励精图治,冤枉被免。淳熙九年(1182)七月九日叶宏被罢免职务,罪名共二十字:“征敛峻急,刑狱枉滥,律己不廉,又多为苞,苴遗权要”。淳熙十年(1183)蔡戡由湖广总领徙建康府总领,七月以朝奉郎接任太府少卿兼淮西总领。蔡戡於七月十八日交割职事,二十日到所接任。他在给皇帝的奏折《奏场务额状》说:“臣契勘淮西总领所响军十万,比之他所供億最繁,全仰建康场务入納,应副支遣,稍有不敷即见阙乏。臣到任將逐年收趁数目比照,得每岁合趁额钱一千二百万貫。文省淳熙八年分亏额最多,计亏钱四百五十二万余貫,是时总领叶宏两次申奏朝廷,借拨到樁管錢一百七十万貫,补助支遣僅免阙误”。他到任后,合计财政亏空,从淳熙十年正月初四日至七月十九日为止,“合趁額錢六百五十三万三千三百三十三貫三百三十三文。却止收趁到錢四百三十七万五百六十四貫一百九十三文,比额计亏錢二百一十六万二千七百六十九貫一百四十文。见在钱数止可給十日支遣,况目今已是入秋,系自來入納稀少,月分若將來至岁终,以一全年计之,所亏定不下淳熙八年之数”。十万大军应副支遣,稍有不敷即见阙乏,支遣不可一日阙,这就不难理解叶宏的“征敛峻急”的原因;他为了防止贪官污吏,杀一儆百,弹劾知黄州钱卫之,后来还是出现郭刚旧有军须库偯卖布搭息一事。可见“刑狱枉滥,律己不廉”是没有根据的。  

对于财政亏空,蔡戡也是非常焦急和头疼,他分析了财政亏空的原因,提出了解决的办法。“臣已具奏乞將行在务场优润,客人金会钱数寢罢,或建康务场亦乞量行优润。外臣更窃讲求利病,多方措置,招诱商旅,收趁課额,如是支遣,粗足不致阙誤,亦不敢紊烦朝廷。臣私忧过计,窃虑区区措画,未见目前之效,而大军支遣不可一日阙,自此向冬,河道淺澁,舟楫不利,商人入納,愈见稀少,不免控告朝廷,乞赐应副”。有了叶宏前车之鉴,蔡戡丝毫不敢怠慢,他上任不久就两上奏折,“若不预有奏陈,深虑临时难以申诉,万一乏用,臣虽诛责不辞,然有误国事,利害非轻”。那为什么淮西总领所会财政亏空这么大呢?根据蔡戡奏折《乞依行在场务优润状》:“臣今到任,照得建康务场,自今年正月初四日至七月十九日終,比额已亏下钱二百一十六万二千七百六十九貫一百四十文。臣尋行询究,亏额因依止緣行在务场金会优润树多,客人趋利多,往算请是致建康务场入纳稀少,亏算课额,臣窃惟國家榷货之入,为养兵之资,初无别于内外,而商贾之往来聚散,相为乘除錐刀之利,众所必争。而况优饶之多,勢必競往”。前次已经给皇帝上奏折,但是皇帝没有处理,因此他说:“故臣前者辄陈愚见,乞除罢优润,一体入纳,至今未有处分,窃虑议者以优润之法行之。已久一旦寢罢,却致疑误商賈,於行在务场未便,然而此法不革,则建康入納之数决然不敷。数年以來,无岁不亏,元额总响之。臣非不知此,但商人为利所诱,既不可禁,其往又无以邀”。不处理此事,他将重蹈覆辙,因此他说:“其来坐视亏耗,日甚一日,况目今已是秋月,自来入纳稀少之际,深恐向去愈见亏额,妨阙支遣,事系重害。臣辄不避烦渎之诛”。财政亏空原因是务场金会优润树多,建康务场入纳稀少。因此他提出解决方法是除罢优润,一体入纳。  

蔡戡担任过建康府总领,他深知财政困难的严重性,“臣昨于陛辞之日,尝具奏陈以建康屯驻大军支遣,万数浩瀚,别无朝廷科降钱物,全藉务场入納茶盐等钱,应副每岁立定额钱一千二百万貫,较之行在及鎮江兩务所,趁岁额共止及此数,其客人算請茶盐鈔,引自有立定钱銀,会子分数,犹有行在务场,申明朝廷入納,金子每两优润一貫文,会子每貫优润钱三十文,商贾惟利是趋,所以尽赴行在务场,算请致使建康,入納稀少有妨支遣,乞將行在务场,见今入納金会,住罢优润,並依已立定钱銀会子分数,三务场一体入納,庶无相傾之患,又免暗失朝廷钱物,委实两便”,他再次提出一举两得的解决办法,“入納金会,住罢优润,金子每兩优润錢一貫文,会子每貫优润钱三十文”和“三务场一体入納,庶无相傾之患,又免暗失朝廷钱物,委实两便”,如此才不致有误十万大军支遣。皇帝看了蔡戡的奏折《奏场务额状》和《乞依行在場務优润狀》后恍然大悟,统帅十万大军是非常不容易的,何况又遭遇自然灾害。至于说叶宏“又多为苞,苴遗权要”,小官向大官行贿,下级送上级送礼,那纯粹是流言蜚语,恶意中伤。
\

从叶宏继任者蔡戡的忧心忡忡和敦敦请求中,我们清楚的体会到叶宏确实是一位了不起的老将,文武双全、励精图治、运筹帷幄、殚精竭虑。庆元元年,皇帝彻底为叶宏平反,重新起用知楚州,不久加封他直敷文阁,升任福建转运副使。叶宏的为人和忠心就象他注释的《孙子考》简洁透明,虽然《孙子考》佚失了,但是他的不畏艰难、兢兢业业的塌实实干精神将永远与丽水大杉源山同在,与日月同辉。


 
 
 处州史话
人物
事件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乡土论坛
网站精选
首页 | 丽水老照片 | 乡村印象 | 文物古迹 | 民俗风情 | 民间文艺 | 处州史话 | 地方文献 | 乡土新闻 | 百家之言 | 资料下载
丽水乡土 丽水市正阳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技术维护:正阳网络   
ICP证:浙ICP备05015398号-1  Copyright ©1999-2012 inlishui.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