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水信息港 | 居家中国 | 青年就业 | 法律咨询 | 丽水大地上 | 时尚 | 街道 | 生活百宝箱 | 指尖民宿 | 丽水乡土 | 绿谷摄影
 
网站首页 丽水老照片 乡村印象 文物古迹 民俗风情 民间文艺 处州史话 地方文献 乡土新闻 百家之言 资料下载
事件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处州史话 > 事件 > 正文
忆丽水羽绒厂的兴衰 [复制链接]
来源:孙克成   时间: 2018-08-21 (字体: ) 分享到:

  忆丽水羽绒厂的兴衰

  孙克成

  “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是宋朝大诗人苏东坡赞美天下报春第一禽鸭子的名句。鸭鹅绒以其轻、松、柔软、保温性能好而受到人们的喜爱。

  据中国羽绒制品发展史记载,我国自古就是一个羽绒资源十分丰富的国家。早在1870年,英国商人捷足先登,首先在我国建立羽绒厂,使中国大地上这项资源廉价外流整整一个世纪,直到20世纪30至40年代,我国才开始有了萌芽的羽绒加工业。

  丽水羽绒厂是我省创建的第一家羽绒企业,其羽绒制品取名为“飞雁”品牌,从1958年建厂到2001年7月20日宣告破产,历时43年。期间,于1995年4月15日登记更名为“浙江飞雁羽绒制品有限公司”。

  我于1987年调入丽水羽绒厂工作,一直到企业破产清算后离开。在此期间,我见证了“飞雁”人勤劳智慧、艰苦创业的拼搏精神,和之后企业破产时那种心不甘、情不愿的辛酸情结。曾记得,在企业破产清算期间,我和清算组负责同志赴上海看望“飞雁”元老——丽水羽绒厂创办人之一的陈金侍老先生。此时,他已重病在身躺在床上,当我和清算组负责同志奉上慰问红包,并告知他:“飞雁”破产了。顿时,他老泪纵横,哽咽地说:“想不到啊!想不到!”。

  陈金侍同志一辈子无儿无女,把毕生精力全部奉献给飞雁,奉献给我国的羽绒事业,是我十分敬重的一位老前辈。中国羽绒制品专业委员会在其出版的期刊上也表扬和感谢过他。

  一、飞雁兴旺时期

  20世纪80年代初,党的改革开放政策,也深入贯彻到“飞雁”创业的过程中。企业实行了党委领导下的厂长负责制,打破大锅饭,实行经济责任到人;引进外资,实行横向联合,大胆走外向型经济发展之路,实行内外销并举的经营发展道路,企业规模迅速扩大,从一个小型企业发展成为有相当知名度的中型企业。

  到20世纪90年代,企业已发展成拥有固定资产2273万元,占地面积28961平方米,建筑面积20792平方米,拥有一套当时最先进的西德洛尔西羽绒全自动流水线设备,拥有日本产兄弟牌高速平缝机300余台,日本羽绒被检针机和百灵达20头电脑绣花机,日本产自动充绒机等先进设备。年生产羽绒被40万条,系列羽绒服30多万件,羽绒加工480吨,年产值达到1.4亿元。

  1997年8月企业被浙江省计划与经济委员会、浙江省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浙江省统计局、浙江省评价中心联合授予“浙江省工业企业评价排序中,你单位以突出的经营业绩,进入全省行业最大工业企业评价序列”证书。当时企业出口创汇登上全丽水地区榜首。

  1998年,经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核准,与东亚(国际)贸易公司合资200万美元,成立东宝羽绒制品有限公司。国家对外经济贸易合作部批准“飞雁”享有自行进出口业务权。

  内销产品“立足本省,进军上海,推向全国”,实行区域总代理制和重点商场特殊销售模式。1994年我们在全国知名度相当高的上海第一百货商店,大胆运用消费心理学原理,首创全国羽绒被现充现卖业务。一时店内人头涌动,排长队争购飞雁牌羽绒被,这一销售模式经久不衰。据统计,从1994年至1996年三年,仅上海第一百货商店床上用品部这一柜面,就销售“飞雁”制品2280万元。这一促销方式曾被新华社、《人民日报》《浙江日报》《上海新民晚报》《钱江晚报》《丽水日报》等近二十家国内媒体报道。在此基础上,我们又和商店共同策划了一个“红信封”大行动,感谢和回报上海广大消费者。当时,上海第一百货商店的正门、东门、西门都高高悬挂了宣传“飞雁”产品的大幅大红条幅,上海电视台进行了现场采访,并专门做了一档节目播放。

  飞雁的发展是全体“飞雁人”共同努力的结果,也是与各级政府的关心和支持分不开的。1989年,国务院企业指导委员会命名“飞雁”羽绒企业为“国家二级企业”。飞雁系列产品多次被国家、省有关部门评为中国羽绒名牌和部优、省优等称号,其中真丝绸羽绒被还被日本国两次列入《世界一流产品大图鉴》。

  在企业快速发展的几年中,我亲历了省、地、市领导对企业的重视和关心。记得当年省长沈祖伦就十分重视“飞雁”产品,关心到一只小小的包装袋。当年视察丽水时,提到“飞雁”羽绒被是被广大消费者认可的产品,但我看产品包装袋太低端,可以改进。回省城杭州后,有次在参观商场时,发现有“飞雁”产品,但包装袋尚未改进,又一次向当时在场的“飞雁”工作人员提出这一问题。第三次是在北京,公司书记张承武和质管部负责人去北京开会,在宾馆遇见沈祖伦,他不仅和张书记等人亲切交谈,询问了厂里的情况,而且再次过问“飞雁”羽绒被的包装改进问题,并和张书记等人合影留念。

  原省委书记李泽民来浙江上任不久,即来丽水视察,在地委领导的陪同下,来厂视察指导,询问了职工生活和收入情况,并与地市领导、企业负责人等合影留念。

  说到领导关心,还有一件事记忆犹新。当时,因工作关系,我经常去杭州各商店转转,许多次路过杭州市延安路(近湖滨路段)时,发现延安路62号店面长期关闭,感到十分好奇。我想寸土寸金的地方为什么不利用呢?如果“飞雁”能在此开一个窗口,定会事半功倍。于是我通过《钱江晚报》新闻部门的朋友打听,得知里面住着兄弟二人,各住前后一半,因兄弟失和如同仇人,所以店面一直无人敢于问津。曾有美国一家企业也想租用,但最终也是知难而退。我问朋友,有什么办法能将店面租到手,他告诉我只有找到湖滨一带一个姓罗的人,此人与房东兄弟俩是世交,在湖滨一带是有影响的人物。后经多方打听,终于找到此人,并做了一定工作,由他出面说服兄弟俩搬出店面,另找二处住房安排俩人居住,杭州延安路62号店面终于租到手。接着调公司驻上海办事处的何荣军同志来杭负责店面的装修,并打算让他负责经营部的日后工作,他也非常乐意接受此项任务。

  但后来节外生枝,在他负责装修时,突然来了一帮人阻挠装修,并对他施以暴力,捣毁装修脚手架和设施。何当晚从杭州打电话给我,告诉我这一情况。第二天我从丽水赶到杭州,经了解,此房除兄弟俩以外,还有一个姐,她说以前她也住在此地,没有她同意别想开店,并对我们进行人身安全威胁。在此为难情况下,我想到了原丽水地委书记时任省公安厅厅长斯大孝同志。第二天一早我去了公安厅,斯厅长非常亲切地接待了我,问清了我的来意后,他当即叫来机要秘书,嘱咐要帮助“飞雁”处理好此事。随后,秘书打电话给杭州市公安局。最后在杭州市公安局所辖湖滨派出所的帮助下,派出安保人员24小时值守,直至装修结束。当时,公安人员跟我们讲,如装修结束后,再来捣毁装修设施,性质就起了变化,可以按治安管理条例进行处理。在此,要衷心感谢斯大孝同志,感谢帮助过“飞雁”的各方面人士!

  几经周折,杭州经理部窗口终于开张。在开张当日至以后的三天时间,策划了一次厂长经理坐堂服务,解答消费者提出的问题和开展以旧换新的服务。开张当日就顾客盈门,场面十分火爆。《钱江晚报》新闻部的记者也赶来采访,其中有一个记者是省委书记李泽民同志的女儿,她写了三篇采访报道,连续三天登在《钱江晚报》头版显著位置。

  就在何荣军同志即将出任杭州经理部工作时,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有个厂外人员说要承包经理部,当时我坚决不同意。相持几天后,最后还是厂外人员得逞了。可怜我和何荣军千辛万苦开办起来的杭州窗口,最后却没有资格让何荣军来经营。关于这个经理部,后来还有许多故事发生,在此就不一一赘述了。

  在我的记忆中,关心“飞雁”,到访过“飞雁”的领导还有省委省政府领导铁瑛、柴松岳、刘枫、陈法文、张启楣、龙安定等同志,陈法文副省长还亲自出席了我厂成立30周年庆祝活动。当年国家纺织工业部部长吴文英也亲临“飞雁”指导工作,人民日报社曾涛同志也来厂视察指导。各级领导的不断到来,给“飞雁”广大职工极大的鼓舞,让广大“飞雁”人倍感欣慰和荣耀。

  二、飞雁折翅

  当年“飞雁”有一首厂歌,歌词的开头是:“博击长空,永无止境,飞吧!飞吧……”这一歌声多少年回荡在“飞雁”羽绒上空。但是,令人惋惜的是“余音尚未尽,飞雁已折翅”。事情应该从企业改制说起,改制本应该是一件极大的好事。但在改制前和改制过程中,没认真学习党的有关政策法规,没有严格执行国家《公司法》的相关条款,没有建立起严密的监督管理体系。董事会形同虚设,许多重要问题的决定一人独大,个人说了算,甚至不过董事会,重大的经营决策严重失误,偏离了原有正确发展的方向,逐渐走上了一条不归之路。

  (一)出卖“飞雁”品牌生产权

  1.将“飞雁”羽绒被的生产权转让给公司以外的几个私人,由他们分别生产羽绒被,然后厂里收取费用。如同意某人生产1000条羽绒被,以每条50元收费,但你如何对他们进行控制和管理呢?你同意他生产1000条,实际他可以生产5000条,而你只能收到1000条的费用。

  2.原本公司有较为完整健全的质量管理体系,有严格的检验制度,对每一条羽绒被的重量、质量严格把关。而让公司以外的这些人分别拿厂外去生产,失去了全程跟踪监督、产品质量失去了保证,对消费者也是极大的不负责任。

  3.社会上的不法分子也乘机作乱,大肆生产假冒伪劣“飞雁”牌羽绒被。一时假冒“飞雁”产品满天飞,许多商店、市场为追求不当利益,挂羊头卖狗肉,销售假“飞雁”。“飞雁”产品良好的信誉毁于一旦,消费者的投诉电话、信件纷纷飞来,公司各地的代理商也叫苦连天,说“飞雁”产品的生意没法做了。

  脑残的经营决策,带来了灾难性的后果,“三乱”随后发生,市场搞乱、价格搞乱、质量搞乱,最终失去了消费者的信赖,失去了市场的支撑,公司的经济效益日落千丈,往日内销市场红红火火的景象销声匿迹。虽然公司以后组织了打假,成立了打假办,花费了大量的人力、财力,但积重难返,好景不再。

  (二)内部机构重置的失败

  企业内部机构的设置,应本着保证经营正常运行和效益最大化的需求而科学合理设置,实行科学化管理。但转制后,打乱了原本较为合理设置的机构,成立了总公司下属的四大分公司,从原来一支笔控制账务收支演变成多支笔收支财务,分公司之间缺乏一套科学协作机制,一时各自为政,相互制约、拆台事件时有发生,打乱了正常经营的秩序。

  (三)失去了最重要的外贸合作客商

  外贸班子主要骨干成员集体辞职离开公司,在此同时,一直与“飞雁”保持外销合作的主要客商中断了合作关系,顿时“飞雁”外贸工作陷于瘫痪状态。

  大家知道,羽绒行业是一个季节性较强的行业,热天是内销产品的淡季,而外销产品生产正好填补了这空档期。由于失去了外贸最大的合作伙伴,整个夏季工人无活可干,因此也拿不到工资,直接影响几百工人的生活,怨恨情绪顿起。

  可以说,内销的“三乱”压断了“飞雁”的一只翅膀,外销的瘫痪压断了“飞雁”的另一只翅膀,“飞雁”折断了两只翅膀,飞不起来了。

  2000年8月14日上午10时,工人集体停工,集体离厂到市、区政府上访,以后又多次上街游行,冲击市委领导办公室,造成严重社会影响。

  2001年7月20日,莲都区人民法院根据“飞雁”提出的破产申请,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条款,裁定“浙江飞雁羽绒制品有限公司进入破产还债程序”。

  “水可载舟,亦可覆舟”。当企业偏离改革开放的正确方向,违背科学,脱离群众,失去群众的支持,结局是可想而知的了。

  此文仅是本人回忆“飞雁”兴衰时的一些碎片,谈了一些个人观点,如有差错之处和不同观点,请在原丽水羽绒厂工作过的领导和同人批评指正!

  作者简介:

  孙克成,曾任丽水羽绒厂办公室主任、副厂长,浙江飞雁羽绒制品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处州史话
人物
事件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乡土论坛
网站精选
首页 | 丽水老照片 | 乡村印象 | 文物古迹 | 民俗风情 | 民间文艺 | 处州史话 | 地方文献 | 乡土新闻 | 百家之言 | 资料下载
丽水乡土 丽水市正阳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技术维护:正阳网络   
ICP证:浙ICP备05015398号-1  Copyright ©1999-2012 inlishui.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