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水信息港 | 居家中国 | 青年就业 | 法律咨询 | 丽水大地上 | 时尚 | 街道 | 生活百宝箱 | 指尖民宿 | 丽水乡土 | 绿谷摄影
 
网站首页 丽水老照片 乡村印象 文物古迹 民俗风情 民间文艺 处州史话 地方文献 乡土新闻 百家之言 资料下载
老家记忆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乡村印象 > 老家记忆 > 正文
老家记忆:追忆父亲 [复制链接]
来源:2015年6月28日《处州晚报》   时间: 2015-07-09 (字体: ) 分享到:

  追忆父亲

  洪伟森(松阳)

  父亲离开我们已整整三十个年头。我对三十年前的许多往事已有些模糊,有的甚至完全忘却,但对父亲的印像,却异常清晰。

  父亲一辈子面朝田地背朝天地干着农活,那赶着牛大声吆喝着耕田,挥汗如雨地割稻插秧,双手握着锄头除草、挖地、培土的情景,总会在我脑海中一幕幕地闪现,挥之不去。这些情景使我对“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的理解特别深刻,也就倍加爱护劳动果实,吃饭时,从没将饭菜掉在饭桌上。父亲名下的六个未成年子女,靠他一人在生产队挣工分养活,他肩上的负担十分沉重。在三年困难时期,家中的生计已十分艰难。可是,屋漏偏逢连夜雨,父亲又患病,躺在床上,没钱去医院,熬了半个月,腿上烂了个洞,疼痛难忍。我砍柴卖了一点钱,母亲再向外婆家凑了一些,把父亲抬到卫生所治疗了两次,再用一些草药擦洗了半个多月,父亲命大,拖了一个多月终于能下地走路了。但过了不久,家中断炊,全家只能以糠和青菜度日。父亲看见我们一群小孩忍饥挨饿,脸黄肌瘦,嗷嗷待哺的样子,眉头紧锁,踌躇再三,最终咬着牙挑了家中最值钱的几件毛线衣,装入布袋,用扁担驮着,拄了根拐杖,穿着草鞋出了家门。他走了六十多里山路,到了大山区的山民家中,挨家挨户用毛线衣换来五十多斤番薯丝。第二天天刚亮,父亲一步一瘸地拄着拐杖挑着番薯丝,直至天快黑时,才走到家。到家后他躺了两天床才缓过劲来。父亲的决定,是完全正确的。俗话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保住了全家人的命,那几件毛线衣以后还怕赚不回来吗?父亲是家中的顶梁柱,顶天立地,不畏艰难,深受我们的尊敬;父亲是个勇于承担责任,对子女充满关爱的好父亲,心慈性善,柔情似水,深受我们的爱戴!这样赞誉父亲是毫不为过的。须知在那个年代的农村,有不少人就是被饿死的。而我们,就是靠父亲挑回的番薯丝,才幸免于难的。

  随着我们的逐渐长大和成家立业,父亲却渐渐地老去,体力一天不如一天,但他总还是努力地在田间劳作。一九八四年双抢(夏天抢收早稻,抢种晚稻的简称)时,父亲在稻田里割稻,小中风发作,倒在田里。经抢救治疗,除右侧手脚还有些不便外,没有留下严重的后遗症。这真是大幸。父亲按医嘱服用降压片,血压得到控制,经过母亲的精心调养,身体渐渐康复。一天,父亲在集市上被叫卖者忽悠,买了块像手表一样戴手上的“降压表”。他带着“降压表”,停用了降压片,还说“这是新产品,有用,省事。”我们竟不去辨真假,都信了。

  在农村,逢年过节,家里都要做豆腐。父亲是做豆腐的行家里手,我从小就看父亲做豆腐,长大后,经常参与做豆腐,对豆腐的整个制作过程了然于胸,但父亲对点浆的环节总要亲自掌控。

  农历一九八四年年底,我因要在单位值班,不能回家与父母一起过年,便在农历廿六回家向父亲禀报。父亲要我做好过年的豆腐后,再回单位。当晚,父亲称好黄豆,我洗净并浸好豆子。次日一早,我架好石磨刚转动,父亲也起来说要帮一把。我担心父亲身体未完全康复,把他挡回房间。他嘱咐“慢慢来,磨细些。”泡浆时,父亲站在一旁,不时提议把舀满开水的大勺提高些,加大开水的冲力,使桶里的生浆被开水泡匀泡熟。虑浆、煮浆时,父亲不放心地站在灶头边,一一指点。要点浆了,我把盐卤水倒入大腕中,掀开豆浆桶盖,热腾腾的夹带着淡淡清香的气雾扑面而来。我靠在桶边正要蹲下,父亲过来说“还是我来吧!”正犹豫间,父亲已接过了我手中的大碗,蹲靠在桶边。他的右手臂靠在桶壁上沿,手端着大碗,左手执着锅铲插进桶内的豆浆中,桶中升腾的气雾笼罩了他的脸。他那右手本没有完全康复,有些颤抖,端着大碗显得有些不稳,颤抖得更厉害,碗中的盐卤水“哒、哒哒、哒哒哒……”时少时多,断断续续地流入桶内的豆浆中;左手握锅铲缓缓搅动。不一会儿,豆浆中结出了乳白色的絮,絮又慢慢结成白白的豆腐花,豆腐花越聚越多,越聚越大……父亲看见豆腐花凝结得这么好,脸上显得有些得意,有些满足。他的脸微微涨红,忽然他双眉微皱,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说“头有点疼”。我连忙接过碗,扶他站起来。他转身向房间,迈了三步,左足进了房门,右足却被房间门槛拌了一下,一个趔趄差点摔倒。我们急忙把他扶上床躺下。父亲叫了几声头疼之后,就“啰、啰、啰”了几声,口齿不清,不知他说什么,接着就像沉睡了一样,任凭我们怎么呼唤,他都没有反应……

  当夜,父亲离开了我们,脸色平静而慈祥。其时,漫天大雪,纷纷扬扬,一直到第二天中午才停歇。农历除夕,我在父亲的坟前摆上祭品,一大块豆腐放中间,这豆腐格外洁白,和周围原野的厚厚白雪映成一片……

  自此,我陷入深深的自责之中。假如,我不让父亲戴那块“降压表”,要他坚持服用降压片;假如不自己做过年豆腐,而是买过年豆腐;假如我不让父亲插手,坚持自己点浆……悲剧或许就不会发生。但悔之晚矣!那年父亲才六十五岁。我们做子女的没有让辛苦一辈子的父亲享到一丁点子孙福,惭愧之极!

  农历一九八四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是我永生不忘的日子。那天父亲点浆时的情景,刻骨铭心,终生难忘!在我的记忆中,那年那场雪的雪花飘得最浓,下雪的时间最长,雪积得也最厚。我觉得,那是苍天显灵,让大地披上素装,为父亲送行!

 

 
 乡村印象
山村影像
老家记忆
老地名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乡土论坛
网站精选
首页 | 丽水老照片 | 乡村印象 | 文物古迹 | 民俗风情 | 民间文艺 | 处州史话 | 地方文献 | 乡土新闻 | 百家之言 | 资料下载
丽水乡土 丽水市正阳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技术维护:正阳网络   
ICP证:浙ICP备05015398号-1  Copyright ©1999-2012 inlishui.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