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水信息港首页 | 商家大全 | 居家中国 | 惠商城 | 1+1教育网 | 青年就业网 | 聊天 | 今生有约 | 时尚 | 街道 | 生活百宝箱 | 二手 | 婚庆 | 汽车 | 股票
 
网站首页 丽水老照片 乡村印象 文物古迹 民俗风情 民间文艺 处州史话 地方文献 乡土新闻 百家之言 资料下载
地方文献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地方文献 > 正文
亲历龙国——麦克瑞院长的处州之行 [复制链接]
来源:丽水档案   时间: 2015-05-29 (字体: ) 分享到:

\

 

  2010年10月,丽水乡土文化爱好者周率在浏览一个旧书网的时候,淘得这本《亲历龙国》。该书原作者为威廉·塞西尔·麦格拉思,1937年5月28日至1941年曾在丽水生活工作,记述的是70多年前传教士们的亲历亲闻,作者没有刻意为宗教贴金,也没有戴着有色眼镜看丽水社会,流出笔尖和摄入相机的是一幅丰富多彩的社会世俗长卷,将丽水人的淳朴、勤奋、坚韧、聪慧跃然纸上。

  书中收录了100多张丽水老照片,大部分为麦格拉思神父于1931-1939年拍摄,其以一个外国人的视角记录了丽水天主教传教士、修女和教民的生活,丽水的交通航运、瓯江风光、民俗风情等,内容丰富,视角独特,且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和艺术价值,是反映丽水丰富自然和人文底蕴的一份不可多得的非物质文化遗产。

  

\

 

  麦克瑞院长的处州之行

  ■ 麦克吉利弗神父和比尔神父

  虽然中国浙江和加拿大安大略省的斯加波罗相隔万里,但是斯加波罗传教会神学院与她的毕业生仍然在精神上紧密相连。

  让学生如同家人、如同兄弟一样紧密团结,这一直是神学院的教育目标之一。她要培养学生的团队合作精神,无论多远的距离也不会使他们分离。为了实现这一目的,他们不是采取军事化的强迫方法,而是促进学生们相互间的理解和信任。因此,这些在家乡的学生和离乡的传教士们心心相连。

  为了使这个家庭联盟更加有活力,工作更加有效力,神学院高层不时地来访问中国的传教会,从而直接了解传教会面临的实际情况,以便能更好地为中国的传教事业补充新生力量,让新的传教士与学长们手牵手,做好在中国浙江的工作。以下所说的就是麦克瑞院长在处州访问的事情。

  在上海迎接麦克瑞院长的是弗莱塞阁下和沙朗神父 (代表正抱病的麦格拉思阁下),还有斯金格神父和吉尼亚克神父。到达上海的第二天,他们一行人就乘杭州方向的火车去了金华(金华是弗莱塞阁下的驻地)。丽水作为处州传教区的总部,附近却没有铁路。去年,从金华到丽水建成了一条公路,大约有八十五英里。由于这一地区近来有战事,所以这条路就被政府征为军用。

  9月15日,星期六上午,我们接到电话说麦克瑞院长,沙朗神父和斯金格神父滞留在离金华不远的一个小镇上。那天已经找不到什么车了。该怎么办呢?由于凯姆神父(我们的中国籍神父)和当地的官员有些交情,我们或许能想想办法。我们期待着好消息。傍晚五点,爆竹声惊动了整屋的人。阵阵欢呼声只意味着一件事——麦克瑞院长第二次来到了丽水!几天后,尊敬的弗莱塞阁下也从金华来到丽水。

  每年第十七周的星期一,所有在外的传教士都会回到丽水总部避静①。我们见到老朋友和院长的喜悦之情与院长见到我们的喜悦是同等的。

  \

  1934年,神父们在丽水静修期间的合影

  这一天很热。实际上这个夏天都很热——是几年来中国这块地区最热的时候。离开加拿大的多伦多,来到中国丽水,这是一段遥远的距离,马不停蹄地一路赶来,真是一次令人筋疲力尽的旅程。直到星期一晚上的避静时间,我们的来访者还是被大家七嘴八舌地围着,回忆神学院以前的事情或是追问现在的情况。

  避静结束后,麦克瑞院长作了一次演讲,向神父们介绍了他这次来的主要任务。看到他再次坐到讲道台上,我们又回想起他平时在神学院给我们上课的样子。同样的院长,同样的听众。不过,有一点不同于以往,那就是现在他称我们为“亲爱的令人尊敬的神父们”。但是,当他深入话题的时候,他又不由自主地改用了以前的称呼,“我亲爱的孩子们”,这时我们知道,所有的地域、空间、时间和身份的不同都被抛诸脑后了。

  陪伴麦克瑞院长去碧湖和松阳的是莫里森神父,他是丽水教区的新神父。在碧湖,麦克瑞院长高兴地看了新的传教会和教堂,这是由一个加拿大纽芬兰人捐助的,由本堂神父伯纳德﹒博得里欧神父监造。在碧湖的时候,因为遇到大雨耽搁了一会儿。令人尴尬的是,我们准备乘船去松阳路上吃的食物遭了雨淋,所以旅行的最后一天,他们带的“洋”食品只剩下一小篮子洋葱了。到了松阳后,一切由比尔神父负责接待,他是刚上任的本堂神父。以下是他的叙述:

  今年,我们出乎意料地享有了这样的殊荣——麦克瑞院长告诉我们,他的行程安排了访问松阳的活动。我和麦克纳伯神父在避静完成后离开丽水,回来向教友们宣布这个令人高兴的好消息:加拿大神学院的院长要来拜访我们这个六年前他曾经祝福过的教堂。为筹备欢迎活动,我们罗列了长长的单子,里面唯一缺少的就是乐队,在丽水只有这么短的时间,我相信麦克瑞院长还不能习惯欣赏敲锣打鼓的热闹。“地位这么高的院长到我们这里来,一定得办热闹些。不用乐队你们可以用爆竹嘛,越多越好,”我们的天主教徒说。

  10月3日,星期三上午,我接到碧湖打来的电话,说麦克瑞院长,莫里森神父和斯金格神父一大早就出发了,天黑的时候会到达松阳。 晚饭后,很多教友们都来到教堂,准备热烈欢迎令人尊敬的院长。到八点半的时候,天开始下起雨来,南门的桥被冲走了,一时还无法修好,而聚在这里的人群正欢声笑语,热情高涨。“院长这一路真是吃苦了,中国这么穷,没有像加拿大那么好的交通工具。我们真觉得对不起他,希望他能够看得上我们,祝福我们。”另外有一帮人从南门回来,我听到他们议论说今晚是不可能过得河来了。我本以为院长他们会坐轿子过来,但当时在电话里没提用哪种交通工具。直到第二天下午,他们才乘船抵达。当神父们的身影一出现在街道上,爆竹就一串接一串地炸响。进了大门,麦克瑞院长向大家鞠躬,微笑;教友们都很开心,因为院长看重他们,他的微笑已经说明了一切。

  晚上,我去客厅看看招待客人的情况。人们在此的谈论也值得一提。 “比公(我的名字),院长比从前老多了。” “真的,比六年前为教堂祝福的时候老了不少。”“是的,是的。他的工作一定很重,他都变得老了瘦了,他以前看起来和莫里森神父差不多的。”“确实,他的责任很重,你要为他向天主祈祷啊。”

  星期天对天主教徒来说是个大日子。很多城外的客人都为这个大事来到这里。这是松阳传教区历史上第一次有五个神父聚在一起。莫里森神父做了告别讲道,受到大家的称赞。斯金格神父优雅地弹奏管风琴,麦克纳伯神父伴唱。我作为大弥撒的主祭,麦克瑞院长则在祭台上做辅手。作为新任的教区神父,教友们让我来主持这台弥撒,这是他们对我的好意。

  做完弥撒和谢恩之后,鞭炮再次点燃。我们应邀来到了教会学校,校长带领着男孩子们唱着圣歌欢迎尊贵的客人。之后,由传道员念了一份用拉丁语和中文两种语言写的演讲。

  麦克瑞院长向他们的问候表示感谢,并敦促他们要虔心忠于天主,悉心听从神父们的教导。我尽量地用松阳方言一句句地翻译院长的话。然后莫里森神父上台做了一次讲话,教友们也真诚地请他原谅大家这些年带给他的种种麻烦。 摄影师用相片真实地记录了这次重大的聚会。欢迎仪式的末尾是教友们在客厅里为神父们沏茶。中午的时候还有一场宴会。麦克纳伯神父的特别任务是去查看宴席上鸡脚和鸡头有没有去掉;我们还用别的方式表达了对尊贵客人的敬意。

  下午三点,我们深爱的麦克瑞院长主持了祈祷,大家用方言念玫瑰经,斯金格神父奏起管风琴,大家似乎又回到了神学院的日子。他们的访问很快要在星期一结束。

  10月8日,星期一晚上,麦克瑞院长返回丽水。在丽水又待了一天,然后星期三上午将乘船经温州去往上海。因为麦格拉思阁下的病情不能拖延,必须马上去上海治疗,所以院长来访的时间也临时缩短。在凡纳达神父的精心安排下,告别宴会在星期二晚上举行。我们很欣慰麦格拉思阁下还能够出来主持。等到饭后讲话时间,我们所有的人都有一肚子的话要说,不需要别人催促,个个都想发言。大家的发言无疑又都表达了相同的心情,那就是很高兴能再次和麦克瑞院长相聚,他的来访对我们这个教区和神学院都会产生很好的影响。最后,也就是那个大家都最难以说出口的词:“再见”!

  第二天凌晨三点半,一切准备妥当。河里的水位很低。为了一天之内能到达青田,他们必须要在一大早离开。我们走下河岸给他们送别。四艘船离岸后,我们又跑到高处眺望。我们站在山上,看着他们的船在江上漂向远方。我们还可以看到麦克瑞院长站在船尾朝我们挥舞着他的帽子,我们也挥手回应。河流在前面拐了一个弯,船也就从我们的视线中消失了……

  “像一块水上的木板

  飘浮在人生的沧海,

  它遇到了另一块木板,

  碰撞,又分离。

  我们也是如此,

  飘浮在人生无边的海面。

  我们相遇——相惜——又分离。”

  ①避静:天主教的一种灵修操练,就是暂时放下日常的学习和工作等活动,静下心来专门做祈祷、默想和反省。(丽水档案)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乡土论坛
网站精选
首页 | 丽水老照片 | 乡村印象 | 文物古迹 | 民俗风情 | 民间文艺 | 处州史话 | 地方文献 | 乡土新闻 | 百家之言 | 资料下载
丽水乡土 丽水市正阳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技术维护:正阳网络   
ICP证:浙ICP备05015398号-1  Copyright ©1999-2012 inlishui.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