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水信息港 | 居家中国 | 青年就业 | 法律咨询 | 丽水大地上 | 时尚 | 街道 | 生活百宝箱 | 指尖民宿 | 丽水乡土 | 绿谷摄影
 
网站首页 丽水老照片 乡村印象 文物古迹 民俗风情 民间文艺 处州史话 地方文献 乡土新闻 百家之言 资料下载
历史古迹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物古迹 > 历史古迹 > 正文
老碧湖的360行(上) [复制链接]
来源:由俞荣森先生提供   时间: 2013-03-13 (字体: ) 分享到:

  俞荣森/文

  碧湖镇的商业、手工业、饮食业和其它服务行业自古就很发达,抗战后期由于外来人口剧增,带来需求的显著增长和技术的进步,促使商业、手工业有了进步发展,百业兴旺,到解放初期达到了高峰,商业手工业经营户达到千家之多。形成了衣食住行可以相对自足的农耕经济圈。其范围辐射到临近的浙南4-5个县份。本文回忆的主要是抗战后至1956年碧湖商业、手工业和其它服务行业的情况,其中个别人物的名字会有音同字的不同的错误,请相关人士见谅,基本事实并无虚构。

  碧湖镇最热闹的地段是大街与菜市街的交接处,也是行基的入口,所以称为行口,广义的行口包括东西向扩展大约100米。这一段商铺比肩而立。一般商铺只有1-2间门面,约3-6米宽。当时碧湖最大的商家沈广和与沈广裕两家对面而立,扼守通向行基要道的大门。清晨,天才蒙蒙亮,附近的魏家烧饼铺就忙碌开了,馒头、烧饼、油条散发出香气。卖豆浆的、糯米饭的忙得不亦乐乎。白天这一带行人熙熙攘攘,街道边摆满了肉饼摊、水果摊、香烟摊。小贩不停吆喝。还有吹糖人的在这儿吸引了大群小孩。最早有一个外路人“老胖”,后来有本地人和木,一小撮化软了的糖在他们手中一弄就变成了一条能上下滑动的龙、或一个提着金箍棒的孙悟空,还有可以吹得响的糖喇叭。他们的技术远远超过现在杭州清河坊那些做糖人的手艺人。小孩子向大人要一个铜板,放入他的木箱,指针一转,指的什么给什么,大多数是最低档的糖锤子。小孩只好“望龙兴叹”了。后来和木随身带一把军号,每到一处只要听到军号一响,小孩们就知道卖糖人的来了,可惜和木之后就后继无人了。夜晚这一段电厂发电时电灯通明,没电时也家家亮出油灯,沈广和与沈广裕两家更是点亮汽灯,照得街道如同白昼。街上摆满各种小吃摊和水果摊,一些青年三五成群“劈糖蔗”,或高谈阔论品尝着各种美食。女孩则在商家石阶上坐成一排“点点子子”,或“老鹰捉小鸡”。男孩则东奔西跑玩他们的“官兵捉强盗”。夏日的夜晚更可以看到唱碧湖鼓词的艺人,把大鼓敲得咚咚响,来吸引听众。还有卖梨膏糖的艺人“来得法”“来得乐”师兄弟,用竹竿支起高台,一会相声,一会绍兴莲花落,一会儿耍魔术,引得阵阵掌声。大家不惜花几角钱去买明知没有药效,又被说成包治百病的梨膏糖,权当买一张戏票。打烊最晚的是几家面馆,他们要等到十一点以后剧院散场,看戏的人们前来光顾。碧湖行日的热闹景象笔者将另文表述。

  当时碧湖的商店主要有南货店、百货店、布店等等。商店具有明显的家族性,镇上沈姓商店占据了重要位置,清代初期沈氏先人从闽西来到碧湖,不过是生产烟丝的手工业者。经过百年的经营,沈氏族人在碧湖购置了大量的田产,还在镇上开设了沈广和、沈广裕、沈广孚等大字号。沈广和、沈广裕拥有行口最大的三角店。沈广和经营食品,包括白糖、红糖、荔枝、桂圆、木耳、香菇等南北货品,所以简称为南货店。旧时百姓走亲戚都到南货店买斤把白糖,或者红枣、荔枝作为礼物。店铺必须用温州产的粗制纸,俗称“纸生”的打成“虎头包”。附上店家印制的红标签一同包扎好。打包是店员的基本功。沈广和的包打得最好。沈广和的掌门人沈作坤为人和气,但有很好的管理能力。他在狮子头还经营了一家店铺,有酱园、酒坊和蜡烛坊。产品除了自销以外,批发给本镇及邻近各县商家。平常他只雇用5-8名店员、工人,只在旺季雇用较多的临时工人。加上田租收入,他家实际上是碧湖的首富, 1948年沈作坤把行口大店和蜡烛坊让给堂弟沈作德经营,自己专营狮子头店。抗美援朝他献出了大约10两黄金。

  沈广和行口店移交后,两年后便解放了。红火了一段时间后,营业收入开始下降。店员只留下2人,蜡烛坊基本停产,至1953年,据称其商业基本只剩3000余元人民币。

  沈广和以下碧湖经营南北货品的20多家,大半集中在行口。竞争剧烈可想而知。他们的规模虽然小了很多,但是各有门道,南货店是当时碧湖最大的行业,许多店家雇有学徒、店员。

  沈广裕是百货店,它由几家族人合资。沈广裕经营针织内衣、毛巾、袜子、毛线、胶鞋、牙膏、牙刷、电筒、电池、镜子、小五金等当时新式家庭用品。柜台中琳琅满目,吸引着闲人浏览。因为其商品都由上海、杭州生产乃至国外进口,所以又被叫做洋货店。店铺中还划出一小块卖文具纸张。后来可能是生意清淡,租出一角,给姜姓温州人卖海产品,海产品与他们自身经营的洋货实在很不协调。

  旧时碧湖的百货店除沈广裕以外还有4-5家,一般有1-2间门面。还有几家由永康人开办,没有店面,只能称为“洋货摊”了。

  碧湖布店以“叶阳春”为首。老板叶赞唐是个大地主。临街的布店俗称“阳春店”。有好几位店员。连着店面后面是碧湖最讲究的大宅之一。叶赞唐的个人品行不好,解放前夕碧湖农民曾闹过抢谷风潮,从他家粮仓抢去几百担稻谷。一解放叶赞唐就被人民政府镇压。叶家店铺和大院做了丽水县人民政府的驻地。1952年,县政府迁往城内后门店又改为人民银行营业所。大院作了机关宿舍。叶阳春以下布店有沈广孚,它也是沈家族人所开。但因经营不善,到解放前夕,已经频临破产。此外,魏源升、阙秉金、叶锡程开的布店也颇为兴旺。碧湖布店也比较多时有20来多家。老板都有较大的经济实力。他们卖的都是上海、温州来的所谓洋布,不卖本地生产的土布。

  杂货业也是碧湖的主要行业之一。杂货店主要零售温州生产的草席、草帽、斗笠、纸伞、肥皂、火柴一类日常生活用品。杂货店以菜市街最集中。俞同兴祥记曾经是首家,从温州进货,一次差不多就装了半条船。最兴旺时碧湖有杂货店20多家,仅菜市街就有6家。旧时碧湖行业划分不是很严格,杂货店也常卖些时令商品,尤其是食品,海产品、红糖、白糖之类。

  水产店主要在行口一段,老板周家父子、姜家都由温州迁来。他们以卖温州来的咸鱼(行话叫鱼鲞)、海带、虾皮为主,也卖食盐。不卖淡水鱼。解放前夕温州人“兰生”开办的水产商行规模最大,有店员3-4人,他们也许是股东。但仅3-4年就停业了。1953年前后,还有一位住在上街的温州老人,独家零售新鲜黄鱼。那时温州来的冰镇黄鱼不过伍角左右一斤。老百姓还不很习惯吃,傍晚他要减价沿街叫卖。

  碧湖的肉店很多,因为父子相传,以前基本是俞姓和汤姓人家开的。清代以来俞家肉店在碧湖一片就有名气。他们一般是从农村收购肉猪,宰后自卖。至抗战期间俞姓许多人改行,碧湖还有俞、汤两家的肉店5-6家。也有一些不开店,只在闹市放一只肉墩卖肉,称为肉摊。

  旧时碧湖没有菜场,每日早晨只有10多位菜农在菜市街和行口店铺门口叫卖,8-9点后由5-6位菜贩收购在行基继续出卖。因为那时碧湖农户以外,一半以上的住户有菜地、菜园,青菜瓜豆可以自给。至“文革”中这些菜地、菜园被“充公”,买菜的人才多了起来。

  竹木制品店,主要有竹椅、竹床、箩筐、畚箕、竹篮、竹篓、斗笠、蒸笼、竹匾、饭甑、笊篱、木勺、饭撬等等家庭用具。基本由碧湖南部山区统称前山的峰源、郑地至横排路、中溪一带,以及青田章村的黄肚等地农民生产。农民自制的水车、犁臂、扁担等等木制农具,主要由高溪、新合乡,和松阳靖居区统称后山的山区农民生产。商店集中在行基。以俞吉祺所开门面最大。

  陶器店也集中在行基西侧,店主都与与沙岸陶器生产者有一定亲朋关系。产品有缸、昙、瓮、钵等等,还有用来烧水的“韧性壶”。因为大缸小缸体积很大,都占用行基露天堆放。以黄家刘家门面最大,生意最好。

  老碧湖有瓷器店5家,以行口汤家、三角坛袁家生意最好。旧时瓷器碗盆十分珍贵,都要刻上自家的名字。打破了还要留着,等江西人来给打上铜钉补好。碧湖还有几家“碗担”,他们没有店铺,一般在行日,挑到行基叫卖。

  旧时粮店以以”春木“”根宝“和”何日升“著名。地址在下街最多,可能因那里离旧米厂最近,粮店除了卖米面以外,也卖米糠。碧湖养猪人家多,米糠也是不小的生意。

  碧湖有专营油类零售的油行5家以上。分散在各条街上。以行口的“黄新盛”字号最老。旧时碧湖居民食用的以茶油为主,菜油为辅。油行还卖青油,供居民点灯用。青油由乌桕籽仁榨出,碧湖产量很大。

  旧时碧湖称为酒店有两种,除南货店卖酒外,还有专门卖酒的商店。行口有王月明酒店,王月明当过一任镇长。又高又胖,一脸和气,老碧湖人都说他是个好人。主要理由是每逢抓壮丁,他知道要抓谁,就暗地里先通知他让他逃走。有的卖酒并提供饮酒的桌椅和简单下酒菜的。就如鲁迅小说中的咸亨酒店一样,供应花生,兰花豆给人下酒,碧湖还有个特别的供应猪头肉下酒,很受欢迎。这一种酒店实际上已经属于饮食服务行业。

  旧时碧湖专营烟草的商店不多。香烟都在香烟摊出售,顾客一次最多也只买一包而已。大多数抽的是纸包的烟丝,比较有身份的用“水烟筒”,一抽咕拉拉的响。这种烟丝都由松阳生产,碧湖卖烟丝的也都是松阳移民。解放初期松阳人汤益友迁来碧湖,开了一家烟草专营店,他请来松阳师傅,直接用烟叶制作烟丝,生意兴隆。

  老碧湖的专业盐铺,以吕纬先生的盐铺为代表。吕纬先生任碧湖商会会长10多年,办事公道,受人信赖。解放初碧湖成立食盐专卖店,由商户出资入股兴办,过了几年后专卖店巩固,将股金原数退回,商家意见不少。

  老碧湖的文具店有5-6家,主要零售笔墨、纸张、簿册等。规模都不是很大。店主都是文化人,会给顾客书写对联。此外,春节之前还有专为群众写对联的摊子。

  老碧湖水果、香烟行业只有摊贩,没有店家。它们一般在热闹地段占用街道经营。至1957年社会主义改造,将部分摊贩组织成“水果合作商店”,效益不好,而抽人去种菜,供给商业食堂。

  碧湖的医药业以德和堂为首。德和堂的坐堂医生魏以宽早年毕业兰溪中医学校,看病认真,诊金不计多少总是和气待人。德和堂雇有技术工人及学徒3-5名,技术水平高,不仅自行炮制饮片,还能够自行加工丸、散、膏、丹等中药制剂。其他天良堂、天生堂、明德堂也有相当大规模。天良堂药店后面连着很大的私家花园,为碧湖少见。最高峰时碧湖的中医药行业从业店铺共有16-17家。社会主义改造中,中医和药店成立了以“梁前庭”药铺为基地的中医联合诊所。几年后徳和堂恢复单独营业,但老药工退休的退休,参干的参干,药店仅配方卖而已。碧湖的商业店员都集中在药店、南货店中,解放后,店员属于工人阶级,又有点文化,便大量进入机关单位,几年后就成为领导。

  碧湖单独开设的中医诊所也有5-6家。他们只收诊金,收入不高。解放后基本被淘汰。部分进入中医联合诊所。

  碧湖还有专营草药的店铺三家,集市摆摊的不计在内。旧时碧湖很多人了解草药药性,常有人在园内栽种草药,以备不时之需。

  文革前菜市街有位杨家老太专门自制膏药出售。用于疮疖疔毒确有疗效。后来传给她的儿子,做了几年后改行。

  西医药店最高峰时两家,以大众街阙金龙药房兼诊所为首。老板学过医,同时给人看病。另一家解放初期由李庭开设,开始病人很多,几年以后停业。

  碧湖很早就有了专业牙医,开设诊所的有赵得渭和黄姓两家。他们使用脚踏式牙钻,以拔牙、镶牙为主。街头流动牙医不计在内。

  解放前接生依靠老式接生婆,婴儿成活率低,常会因破伤风、脐带感染夭折。大约1952年利用老碧湖政府-双眼塘边旧衙门建了碧湖产院,用新法接生。

  抗战至解放初期,碧湖镇内正规学校有碧湖小学、踏步头小学,并办过碧湖从事戏剧活动,最著名的是解放前赖汉仁学生主办的越剧团,演员、工作人员和乐队共约20多人。此外也有一些业余剧团和木偶剧团,影响较小。(作者已另文介绍)

  碧湖经常有表演杂技、魔术的个人和团体到来,规模小的在街头演出后,就卖伤药或膏药。个别为人拔牙甚至割瘤。当然是很危险的。规模大的则在行基用布围出一块地方卖票。经常在碧湖演出的孙寿山和井秀英曾组建过“温州杂技团”,演出“咬花”“空中飞人”等一类传统节目。后来孙寿山在碧湖定居,开了一个伤药店。还有一位名叫王永贵的外地人,开始也是流动表演,后来也在碧湖定居卖伤药。

  由于碧湖行日有大批小猪、耕牛进入交易,买卖方都不熟悉市场价格,便产生了中介人的职业。碧湖叫他们为“伢郎”,“伢郎”又分猪“伢郎”和牛“伢郎”,著名的猪“伢郎”是瓦窑埠畲客,因为旧时碧湖叫畲客的人很多,必须把住址连着叫,行日往往把他忙得团团转,收入也很可观。

 
 文物古迹
历史古迹
金石书画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乡土论坛
网站精选
首页 | 丽水老照片 | 乡村印象 | 文物古迹 | 民俗风情 | 民间文艺 | 处州史话 | 地方文献 | 乡土新闻 | 百家之言 | 资料下载
丽水乡土 丽水市正阳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技术维护:正阳网络   
ICP证:浙ICP备05015398号-1  Copyright ©1999-2012 inlishui.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