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水信息港 | 居家中国 | 青年就业 | 法律咨询 | 丽水大地上 | 时尚 | 街道 | 生活百宝箱 | 指尖民宿 | 丽水乡土 | 绿谷摄影
 
网站首页 丽水老照片 乡村印象 文物古迹 民俗风情 民间文艺 处州史话 地方文献 乡土新闻 百家之言 资料下载
事件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处州史话 > 事件 > 正文
碧湖中学的初创时期 [复制链接]
来源:丽水乡土网   时间: 2012-09-13 (字体: ) 分享到:

  上世纪五十年代碧湖中学创办之前,原丽水县只有一所丽水中学。丽水西部包括碧湖和丽云(大港头)两个区的初中考生录取了,都要被分配到云和、松阳、宣平(武义柳城)等附近县分求学。于是丽水县政府决定在碧湖汤坟(地名)筹办一所新的中学。

  抗战时期,浙江省政府在碧湖汤坟办过多期抗战干部训练团,留下占地近百亩的校舍,600米跑道的大操场,球场、沙坑等运动设施一应俱全。训练团结束后由省政府办过军事性质的“武德中学”。1947年迁走,由碧湖籍报人阙维熙创办“刘基中学”,1949年该校并入丽水中学。1950年丽水农校由松阳迁来,后改为丽水林校,1953年林校迁丽水城北,校舍由云和迁来的浙江省少数民族师范使用。当时校舍全部是泥墙、木柱、木板壁、小青瓦的平房。但是环境清幽,地方开阔,整齐有序。学校围墙内一圈是高大的松树,十分气派。基建只是在东侧盖了一所8个教室,西侧盖了一所12个教室的教学楼和一所礼堂,就把学校一分为二,东面初中,西面少师。中间并无分隔,部分设施可以共用。

  56年初中首次招生,校名叫做“丽水县新建中学”,开始只招3个班我在其中。录取广告贴出不久,又贴出改招5个班的名单。许多增补学生都破涕为笑。学生主要来自碧湖和丽云(大港头),也有一些县城来的。开学不久校名改为“丽水县第一初级中学”。 学校的教师基本上都是丽水初师调来。比较有教学和管理经验。校长由少师校长钟玮琦兼任,教导主任钟文宗、程允松。

  学生采用包伙制,一个学期学费、代管费、伙食费共54元,分三期交。开学时交27元。但当时一般的工人每月才30-40元,农民要拿出20元钱很不容易。许多学生都采取自己带干菜。碧湖镇的学生都尽量在家吃饭,称为通校,通校生符号上加印,住校生日间和中午不准出校。

  教师的丰富知识毕让学生耳目一新,教植物的叶芳老师,能深入浅出,结合实际。我把他讲的植物雌花雄花知识,用来进行南瓜传粉,破除了碧湖民间手指南瓜雌花,就不结瓜的说法,南瓜结的又多又大,大得父母称赞。教地理的陈波老师带我们去测量岚山头的高度,使我们深感读书就是有用。学生学习大多很用功,每学期考试结束要把全体学生成绩公布于走廊墙上作为激励,当时学习苏联采用5级记分法,得5分的同学很多,于是比谁得5分的功课多。

  教学以外,课外活动也十分活跃。学校组织了许多课外兴趣小组,学图画的、学音乐的,还建了100平方的地理园,供地理小组学生记录风向、气温等等。51节开学生运动会,国庆节与少师合开联欢会,我曾自告奋勇演出魔术,虽然简单,也博得大家一笑。

  第二学年,丽少师迁到山岩寺,校舍全部移交给初中,校名也改为“碧湖中学”,这年全国反右,校长和教导主任全部划为右派,调来郑宏斯先生接任校长。教师定为反革命、右派的,仅在5个班主任中就有3人被开除、下放。教师少了,5个班学生中抽出一个班的人转到丽中。有些水平不够的老师也勉强上阵,造成笑话。记得有个语文老师在讲解李季的长诗“王贵与李香香”时解释“浪子回头金不换”时,竟说 “波浪总是向一个方向运动,不会回头的”。引起同学暗笑。仅一个学期,郑宏斯校长又“犯错误”调走,由年青的团总支书记吴振羽升任,再调来复员军官叶见颍接任担任书记。学校不再公布学生成绩,强调全面发展,设立手工劳动课,教学生学木工,做木尺子、文具盒等,我做的文具盒一直用到上丽中才被母亲拿去作针线盒。学校又组织学生到苍坑砍柴,回来把柴堆放一起全校同学拍了一张集体照,十分活跃。冬天又到十八盘岭上的岑风寺帮农民摘油茶籽。

  当时农村生活已趋向困难,一些学生因之停学。学校除了大量组织学生种菜自足之外,改变收费办法,只收学杂费。伙食费改为饭票制,由学生自理。就这样许多同学仍然非常困难,当时我每天早上要先去自家菜地摘菜摘豆,再去上学。下午放学后要去菜地浇水锄草。寒暑假到碧湖苗圃、公路段作小工,替酒厂挑酒坛子挣钱,以补费用不足。

  第3学年全国大跃进,县里指示碧中要办高中,没有生源,便从4个应该升初三的班中抽出46名同学,跳级读高一。要求学生家庭出身工人贫下中农,我因成绩优良有幸入选。师资不足,县教育局只调了一名老师兼教物理、化学。该老师并无经验,兼教两门主课,效果可想而知。学期一开始就大炼钢铁,砍树烧木炭,洗铁砂。学校的高大松树被砍光,仅有挂钟的一棵幸免于难。当时松树胸径已达30多厘米,师生无不惋惜。接着是到“广福寺”炼铁,拉风箱。可惜全班人一夜忙道天亮,好铁和铁砂加进去,烧了几百斤木炭,得到的竟然全部是铁渣。接着割稻,摘油茶子。学生疲于奔命。由于当时的政治压力,谁也不敢公开偷懒。为了表示教育大跃进,学校还挂过几个月的“碧湖公社中学”牌子。学校似乎便由“碧湖人民公社”领导了。因为大炼钢铁和农民口粮不足,生产积极性很低。成熟的稻子没人割,油茶没人采。公社干部一个电话打来,我们就要立即行动。从插秧、耘田到收割,一点也没拉下。11月份,我们在高溪割了半个月的稻,公社一个电话又把我们调到箬溪口,割了一个多月的稻,同学们手都开裂了。公社书记未开口,学校校长竟不敢提醒该回校了。回校不到一个月,又被派到联合乡的大济、贵平去摘油茶了。在那里遇上“冬节”,许多人家祭奠亡灵,呼天抢地,我们心中好不惨然。每次下乡学校都组织劳动竞赛、“放卫星”统计战果。我们这个班“高一班”因为农村学生多,会干农活,便被作为先锋、典型。最多的一天竟割了40多亩稻子。我在作文中写了一首口号式的长诗,表现同学劳动场面。校长知道,连忙要去作为向县教育局汇报材料。我们班曾经获得全县评比的优秀锦旗。学生累得腰酸背痛。一年之中在校上课不到一半时间。学习成了副业。

  又一年结束了,县教育局决定碧湖中学撤销高中部,我们这一批学生转到丽中重读高一。虽然大家老大不愿,也无可奈何。于是从1960年我们开始了3年的丽中生活。当时丽中高一4个班,我们单独一个班,加上考试入学的人数占了一半。但是中途辍学的很多、流向江西、福建,到高三毕业,全班46人只有23人毕业。但考上大学有9人之多。这些人以后都成为各行业的业务骨干。碧中过来的学生被公认读书刻苦,升学率也明显领先。同届初中同学中,也有许多人通过其它途径努力奋斗成为中医、教师及其它行业的能人。

  当时,碧中第二届、第三届的同学也跟在高一班的老大哥打拼,不过以后哪种派差式的劳动渐渐少了。他们当中也有许多升入高中、大学或通过各种途径成为各种人才。

  五十多年过去了,碧中的三年始终是我最难忘怀的日子。纵然在异国他乡,碧中总是与故乡不可分割地让人怀念。尽管校舍已经大变,每次回乡,我都忘不了去寻找昔日小家碧玉似的倩影;还有看望旧时的同学、师长。碧中总以当年的模样留在我的心中。

  俞荣森/文
 

  作者俞荣森:浙江丽水人。六十年代毕业于上海复旦大学医学院,对文史有浓厚兴趣,退休后曾有70万字长篇历史小说《大明开国英雄传》在搜狐网发表,被评为优秀历史小说,笔名越飞。为了寄托对家乡的怀念,撰写了一些有关家乡的回忆、散文等。

 
 处州史话
人物
事件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乡土论坛
网站精选
首页 | 丽水老照片 | 乡村印象 | 文物古迹 | 民俗风情 | 民间文艺 | 处州史话 | 地方文献 | 乡土新闻 | 百家之言 | 资料下载
丽水乡土 丽水市正阳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技术维护:正阳网络   
ICP证:浙ICP备05015398号-1  Copyright ©1999-2012 e0578.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