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水信息港 | 居家中国 | 青年就业 | 法律咨询 | 丽水大地上 | 街道 | 生活百宝箱 | 指尖民宿 | 丽水乡土 | 绿谷摄影
 
网站首页 丽水老照片 乡村印象 文物古迹 民俗风情 民间文艺 处州史话 地方文献 乡土新闻 百家之言 资料下载
人物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处州史话 > 人物 > 正文
青田县烈士——郑秾 [复制链接]
来源:网络   时间: 2012-02-20 (字体: ) 分享到:

  郑秾(1894-1933) 乳名木星,字桂山,青田县仁庄乡罗溪村人。小学文化,练过武术,年轻时到上海做苦工。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法国政府在上海招募华工,应征去法国挖战壕,1917年,至俄国参加革命武装,为卫士,并加入中国共产党。1923年退伍回国。1927年,再次赴苏,与苏联东方大学留学生、中共党员谢文锦来往密切。1928年回国在青田务农。1930年5月15日,在青田县罗溪组织20多人,参加中国工农红军第十三军第一团,攻克平阳县城。同年秋,攻打黄岩县乌岩镇失利。1931年初,定居兰溪县(今兰溪市)孟湖乡包郎殿村,以行医,教拳为掩护,深入兰溪、龙游、杨溪、寿昌等县农村,向农民宣传革命道理,秘密发展红军1300多人,1932年春,成立中国工农红军第十三军第二师,自任师长。在兰溪县西乡组织农民开展“二五”减租,1933年7月,在龙游县大宇殿召开龙游、兰溪、汤溪、寿昌县红二师骨干会议,计划在1933年农历9月19日,乘三叠岩庙会之际会合各处红军举行武装暴动。10月30日,在龙游县彭塘村召开红二师骨干紧急会议,检查武装暴动准备情况时,因内奸告密,当晚在桥头江渡口被捕。12月15日在龙游县西门外就义。1982年4月2日,浙江省人民政府追认为革命烈士。

  铁骨傲霜———红军首领郑秾传奇(纪实)

  楔子 怪异年代多怪事

  英雄烈士无村籍

  上世纪50年代末,我们的祖国正处于一个空前怪异的年代,极左恶浪,汹涌排空;声若巨雷,横冲直撞;挡之立毁,触之纷飞。人民群众,谈虎色变;一言不慎,轻则捆绑跪斗,重则坐牢判刑;因此人人自危,道路侧目。在此背景之下,怪异之事,层出不穷。

  却说青田县仁庄镇北面有个小村,名叫罗溪村。这个小村虽然仅有20多幢古旧老民居,却大都是四合院,村民不多,大约几百口人,是名符其实的小村。但村子虽小,华侨却多,全村出过国的就有几十人。清末民初,当时出国就象现在出县出省打工那样容易,只要办一张护照,借几十元路费,就可乘轮船出国。不过当时出国的人都很可怜,被人叫“皮鞋踢”,饱受欺凌。所以有的人吃了苦还赚不到钱,干脆又回乡务农,只有少数人留在国外,象林三渔、郑藏星等,二战结束后才赚些钱,成了侨领。

  一天中午,罗溪村大食堂正在开饭,几百个人吵吵嚷嚷手拿饭碗争着打饭,村校教师李子俊拿着报纸,站在板凳上大声读报纸、讲时事。当时规定,一个村办一个食堂,群众一起吃饭,一起出工,说是可以解放劳动力,提高生产率。并且说要把食堂办成三堂合一,即食堂、会堂、学堂合一。群众吃饭时,由干部开会或由教师读报纸、学时事;晚饭后,即由民校教师教书,群众学习文化。那时还提什么“一天学一千,五天扫文盲,扫盲后即上红专大学,全民都成大学生”。还说什么“抓阴天,抢雨天,黑夜当白天,一天等于20年”等一些极左的疯言狂语。其实那时群众乱糟糟的争着抢饭,谁有心听时事,学文化。

  话休絮烦,却说正在大家抢饭吃饭时,在村口放哨的青年郑玉标走进来,挤到大队书记郑立仁的身边低声说:“外面有两个提公文包的陌生人,讲普通话的,说要找大队书记、村长,(那时村称大队,乡称公社)不知搞什么的?见还是不见?”郑立仁说:“见!先把他们带到大队会计室里去,我们就来。”郑玉标出去了。吃过饭,郑立仁约了大队长林子超一起到会计室会客。

  寒暄过后,那位年长一点的客人说:“我们是中共龙游县委组织部的,这次到你村是来调查一位红军将领、革命烈士的村籍,请你们配合,认真给我们谈一谈。”说罢,拉开提包拉链,取出介绍信,递给郑立仁。

  听了来人这一番话,这两位大队干部面面相觑,似有吃惊的神情,但仍用平淡的语气说:“什么红军将领?什么英雄烈士?我们这个小山村能出这样的大人物?他与龙游有什么瓜葛?我们从来没听说过,莫非你们搞错了?”

  那位年轻一点的同志说:“没错,档案上写得明明白白。这是烈士的材料,请你们仔细看一下。”说着从提包里取出一叠材料送了过来。

  郑立仁摇摇手,“我们都没文化,看不懂这些资料。”

  “好吧,那就让我们给你们说一说吧”。那位年长一点的同志清楚地说:“1930年左右,中国工农红军第13军组织部长、兼红二师师长郑秾率领所部在我们龙游、兰溪、汤溪、寿昌、建德等县搞革命活动,领导群众打土豪、杀贪官,闹得红红火火,敌人闻风丧胆。后来由于叛徒出卖,不幸被捕。郑秾同志在敌人面前,大义凛然,英勇不屈,表现了中国共产党人豪气冲天的英雄气概。蒋介石恼羞成怒,亲自下令,将他杀害于龙游县西门外。档案上填得清清楚楚:郑秾,小名木星、字桂山,青田县四外乡罗溪村人,牺牲时间是:1933年11月15日。这不会有错。可能你们年纪与他距离远了点,他又离家在外,不记得了。你们可以召集村中老人查询一下,或许能搞清郑秾烈士的情况。”

  郑立仁与林子超听了这一番话犹如当头霹雳,吃惊非小,一会儿才清醒过来,异口同声地说:“没有,没有。我们村从无郑秾这样的人,可能是烈士生前的材料有误,你们再细细到别处查访,免得误了你们的时间。”

  来人耐心地说:“同志,请别轻易下结论,还是到老人中细细问问吧。我们的烈士为了民族的解放与人民过幸福的日子牺牲,难道我们能忍心看他们的英灵到今天仍然飘荡无依,没在故乡安息吗?”

  “同志,请你别给我们上政治课了,这点觉悟我们还是有的。再说这样的红军将领就出生在我们村,这是我们全村人民的光荣与骄傲,我们村世世代代都要沾光呢,我们求也求不来,哪里还要扒出去呢?不过我们共产党人就提倡实事求是,不准半点虚假,冒认烈士可要犯法的哪!”郑立仁严肃地说,脸上微露生气之色。

  话说到这里,再也没有再谈的余地了。于是来人起身告辞。郑立仁与林子超回到家里,也有一些普通群众来探问:来人是哪里人?来干什么事?郑立仁冷冷地说:“是外县公安部门的人,为本村人在外地做工与别人闹纠纷来调查的。”打听的人不敢多问就悻悻地走了。那个年代普通平民对干部的事该问的问,不该问的就不能多问。如果是出身不好或社会关系复杂的人更不能管闲事,否则就会大祸临头。

  后来青田县委组织部及党史办的人也来查询过几次,罗溪村的干部都死死咬定本村并无郑秾其人,这一定是原材料填写有误。这样查过几次,以后就无人再来过问了。就这样,郑秾烈士的村籍问题就被“挂”了起来,烈士的英灵就在虚空中飘荡无依了几十年。

  难道郑秾烈士真的不是罗溪人?难道一位红军军部组织部长兼二师师长的高级将领竟把自己的出生地也填错了?郑秾生于1894年,到上世纪50年代还只六十来年,难道同村同龄的人都没有了,无人可以作证了?连他的乳名、本名、号名都无人知晓了……不,世上决无此奇事、怪事。就在郑秾烈士的英魂漂泊无依了四十多年之后,1976年十月的一声春雷,党中央一举粉碎四人帮,邓小平同志主政中央,彻底清算左倾流毒,拨正革命航向,政治清明,改革开放之后,郑秾烈士的堂弟郑竹星当上村长,人民群众畅所欲言之时,这件悬案才彻底搞清,郑秾同志的英魂才真正安息于自己的故乡。原来这桩怪事是由一起冤案造成,其中颇富传奇色彩,令人扼腕,令人深思!

 
 处州史话
人物
事件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乡土论坛
网站精选
首页 | 丽水老照片 | 乡村印象 | 文物古迹 | 民俗风情 | 民间文艺 | 处州史话 | 地方文献 | 乡土新闻 | 百家之言 | 资料下载
丽水乡土 丽水市正阳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技术维护:正阳网络   
ICP证:浙ICP备05015398号-1  Copyright ©1999-2012 e0578.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