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水信息港 | 居家中国 | 青年就业 | 法律咨询 | 丽水大地上 | 时尚 | 街道 | 生活百宝箱 | 指尖民宿 | 丽水乡土 | 绿谷摄影
 
网站首页 丽水老照片 乡村印象 文物古迹 民俗风情 民间文艺 处州史话 地方文献 乡土新闻 百家之言 资料下载
事件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处州史话 > 事件 > 正文
策划丽水县自卫总队起义的经过 [复制链接]
来源:《栝苍史志》第10期   时间: 2011-08-15 (字体: ) 分享到:

  我曾在丽水当过“百日县长”(前后任职时间刚100天),曾和胡允孚等策划起义,并投向人民怀抱。

  我和胡允孚,早在1944年就认识。那时我在湖南平江当“流动”县长(县城为日本人所占),胡是游击支队长,我是诸暨人,他是文成人,是浙江同乡,因而有交往。

  我出身贫寒家庭,父亲打短工,母亲当娘姨,没有读多少书,17岁高小毕业,就当小学教师了。1925年,加入国民党,1926年,北伐军到枫桥,我搞支前工作,担任过区分部常务委员。1927年清党,不分青红皂白,乱搞一通。后我到了杭州,因为字写得还好,报考浙江警备司令部的“司书”,被录取了。司令是范汉杰。蒋介石下野后,解散了司令部,发给遣散费10元银洋,我因不愿回诸暨,跟着队伍到江西上饶。范汉杰做人情,把队伍送给蔡廷锴,编入国民党革命军第19路军的前身第11军第10师(军长陈铭枢,副军长蒋光鼐,师长蔡廷锴),干了七年半,由准尉司升到少校秘书。还参加过海南岛剿共,粤、桂、湘、鲁、豫打内战,以及淞沪抗战。我跟着国民党部队走,虽然也打着革命旗号,思想上却有不少问号。在江西剿共时,为什么共产党越剿越多?竟至有很多学者、文人参加?到底是否真“土匪”?看到红军所贴的标语:“士兵不打士兵,穷人不打穷人”,心里很感动。我是穷人出身,觉得不是路。红军长征时,我们参加截击的任务,但相距仅只一、二十里路,却找不到共产党,连个落伍兵也看不到,这又是怎么回事?抗战后我交卸了,其时非蒋嫡系部队受到整编和排挤,我在南昌第六军官总队(薛岳、杨森所部)当少将总队附(原九战区长官部少将参事),总队长陈沛(原32集团军中将副总司令、37军军长,现在台湾),胡允孚是中队长(上校、相当团长)。一天,在总队部发现一张“蒋家不要,毛家要”的标语。当时我们这些集训的军官,思想混乱,牢骚很多。认为我们卖命多年,现在却不要了,无一技之长,遣送回家,就要失业,在社会上不能谋生。这张标语一出现,很得人心。我就说“这句话好得很”,一个多年共事的李以匡(广东人,陆大毕业,当时也任总队附,后当副军长,被俘。现任全国政协文史专员)听了我的话,就说:“老张小心,不能讲。”

  在南昌一年后,陈沛任广东省警保处长,不久调广东韶关际军第九训练处处长,我为少将办公室主任,胡允孚在教育组工作。陈沛赴任前去见老上司刘峙时,刘介绍程炯(湖南湘阴人,陆大毕业)为训练处参谋长。程炯思想很“左”,上课时大骂国民党,大讲“人民战争”。训练处副处长兼军官班的实际负责人肖冀勉(陈沛把兄弟)把程炯讲课情况向陈沛汇报,陈大不以为然。我提议说,此事办也不好(有碍刘峙面子),不办也不好(有碍特工、蒋介石),还是叫程炯赶快请假就医,一走了之为佳。结果程炯1000元作旅费,临行时我送他到火车站,程炯赠我一枚铜质图章,作为纪念,并说:时局迟早要变,叫我好自为之。他说我一生有两段历史是光明的,即“一·二八”和“福建人民政府”时期,其余时间是黑暗的。这些话对我影响很大。起义前我就想到这些话,而傅作义的弃暗投明,获得人民的宽大,更解除了我思想上的顾虑,我们在韶关时和胡允孚等时常私下发牢骚,说要另找出路,但没有真正下定决心,只是彷徨歧途而已。

  在韶关结束后,陈沛到南京赋闲,我帮陈沛做些私人事情,胡允孚回文成。我因母老,想回浙江工作,可照顾家庭,先由陈沛介绍给民政厅长杜伟,后来由于老上级陈铭枢(奉李济深之命,正做浙江省主席陈仪的策反工作)又对陈仪讲了话,1948年11月下旬委任我为丽水县长。我向陈仪辞行时,他对我说,要拿出“福建时期”的精神来,要我办好一个农民学校,把部队掌握好,虽不明言谋求和平,实际上对我有所暗示。

  我赴丽前,曾给胡允孚一个电报,邀他到丽水来。我在杭州又碰到屠泽民(是我表弟,幼年同学,诸暨枫桥杨坞人,曾任富阳田赋管理处处长,交卸后在杭州干事),我请他当主任秘书,他比我迟三日到丽水。

  1948年底至1949年初,国民党大势已去,起义的机会来了。

  我是和浙东的地下党组织联系的,政委周芝山,支队长杨亦明,具体联系人是郭少英,他是枫桥区共产党区长赵曙光的外甥,曾在金肖支队担任医务工作,也跟我到韶关九训处工作过,此时在丽水卫生院任司药,是我信得过的人。

  起义前,我们作了一些准备工作。丽水专员朱沛霖(黄埔三期,毛森的好友)一脸横肉,死心反共。有一次他在丽水召开应变会议(七县县长参加,缙云县派一个科长来)。朱准备集中七县武装力量,开赴闽浙边,成立一个师,朱自任帅长,准备顽抗解放大军。他要我劝说祝更生同意他的计划。我和祝更生都与浙东游击队早有联系,当然不会同意。开会期间,我和祝更生密谈了一夜,准备起义。胡允孚和浙南游击队也有联系,屠泽民是农工民主党秘密党员,而且都和我关系密切,自然心心相印。我将计就计向朱沛霖建议,丽水只有一个中队,要扩充为大队,以厚实力,请他支持。朱以为替他效劳,深信不疑,经召开丽水县参议会,决议由地方筹款作为自卫队军费。取得军费后,我调原中队长黄训道为大队长(明升暗降,我当时不了解黄训道和游击队联系情况),由我学生詹玉书接任中队长,掌握实际军权。詹玉书诸暨山下湖人,中央军校西安分校炮科毕业,起义后升任大队长(教导员戈天泽同志),与国民党11师作战牺牲,坟在武义县黄呈坑。另一中队起义后也扩编为大队,由胡允孚兼大队长(教导员陈仿尧同志)。并将碧湖区长换了魏再恩(诸暨枫桥人,是我老部下),起义后在黄呈坑战斗中,失散回家。魏的侄子背了魏再恩的图囊,国民党将他错当魏再恩打死。

  我们又向省主席陈仪要求增拨枪支弹药,500个手榴弹,50支步枪,由胡允孚赴省具领运回。

 
 处州史话
人物
事件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乡土论坛
网站精选
首页 | 丽水老照片 | 乡村印象 | 文物古迹 | 民俗风情 | 民间文艺 | 处州史话 | 地方文献 | 乡土新闻 | 百家之言 | 资料下载
丽水乡土 丽水市正阳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技术维护:正阳网络   
ICP证:浙ICP备05015398号-1  Copyright ©1999-2012 inlishui.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