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水信息港 | 居家中国 | 青年就业 | 法律咨询 | 丽水大地上 | 时尚 | 街道 | 生活百宝箱 | 指尖民宿 | 丽水乡土 | 绿谷摄影
 
网站首页 丽水老照片 乡村印象 文物古迹 民俗风情 民间文艺 处州史话 地方文献 乡土新闻 百家之言 资料下载
事件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处州史话 > 事件 > 正文
丽水抗战最激烈的战场——“鸡公骑坳” [复制链接]
来源:民盟云和总支委员会   时间: 2011-02-11 (字体: ) 分享到:

  [相关战场介绍文章]

  中日战争最激烈的主战场“鸡公骑坳”

  1942年8月3日,日军70师团226、227两个联队和115师178联队在松阳会合后,大举进攻当时省会云和,松阳与云和的分水岭成为最后的屏障,国军21师、浙保三团在此与日寇激战三天三夜,后人称之为方山岭战役。然而真正最激烈的主战场在哪里?却不为后人所知。  

  王心白老先生在回忆录中写道:日军于3日派出主力骑兵从松阳沙坑及苦槠树下两个方向的山间小路,奔袭云和、松阳交界海拔800多米的方山岭,另外分兵从小路侧出,攻桅树坳和山望排,战线长达十余里。其实也只写出了一个大概,并未注明详细地点。方山岭村与三望排村之间,是一条长约15里绵延起伏的松阳、云和分水岭,距方山岭村5里处有一个山坳,叫着“石仓岭坳”,海拔800余米,南邻松阳沙坑,下至云和徐湖村。山望排村海拔约700米,在山望排村东方二里处,有一个较为低矮的山坳,叫着“鸡公骑坳”,海拔400余米,北邻松阳枯株树下村,南下云和桃子坑村,该线是当时云和至松阳最近的古道,商路繁华。当时日寇主力部队即试图从较为低矮的“鸡公骑坳”向云和进发。

  “鸡公骑坳”成为最激烈的主战场,是地理要素决定的。日寇在碧湖、保定一战失利后,调转矛头,从碧湖来到松阳的港口村,然后到达沙坑、大东坝一带,经过侦察,发现两条途经可走,“石仓岭坳”虽然较近,可山高路陡,进攻艰难,而“鸡公骑坳”,山势较低,但需要绕道到大东坝、外大阴、枯株树下,需多走10余里路。日寇在松阳地界,一马平川,行动非常容易,必然选择主力部队向“鸡公骑坳”进发。在“石仓岭坳”虽有日寇部队进攻国军,但只作为布防性质,防止国军从沙坑下来后,后方袭击日军。

  

 

  鸡公骑坳凉亭

    当年日寇确实已经攻占了三望排村。有关史料记载日寇“未曾攻上山头”,其实不然。现年已86岁的山望排村赖振桂老人回忆了当年的事情,他说道:当年我已20多岁,非常清楚地记得当年的事情,民国31年,当时村里驻有二个连的国军,一个连长姓邵,另一个连长姓范,还有一个排长姓张。一天,松阳枯株树下村的李关水(号名关水佬,已故,估计是被迫。)带了日寇从“金竹窝”(王望排村后的一条小路)上来,具体人数不清楚,到村里后,杀了村里的一头猪,是剥皮后,煮着吃掉的,并打伤了村里的一个老头和一个妇女。日寇到村后,一部分日寇就往“鸡公骑坳”,看到凉亭(该亭在“鸡公骑坳”下方100米处,现存完好。)对面山上的几个国军后,就用机枪扫射,国军当时就被打死,战后,我看到山上的士兵尸体是穿黄色军衣的,凉亭路边上有一个尸体是穿毛衣的,也没有埋葬,路上的尸体是我推下山的,至今对面山上还有尸骨,村里人都不敢去山上砍柴。当时日寇上来后,大部分国军退到距山望排村西边2里地的庙里(千年古刹经堂下),也有从凉亭直接退下,一直退到渡蛟村(已被水库淹没)。日军和国军很好分辩的,日军的枪声是两响的,声音听起来是“嘭啪”,子弹的屁股也不一样,国军的枪声一响。

  

 

  当年战役之中经堂下一线山脉

    当时在“鸡公骑坳”的战争非常激烈。赖振桂老人说:当时国军的营长在赤石,师长在龙泉,第一天,国军战士退到渡蛟村后,营长即下死命令,要返回战场,并派了大部队增援,第二天天亮时,国军就到了,是从兰蓬下村(该村距桃子坑村2里,现有2户人家。)屋背的“丁背崀”上来的,到“经堂下”庙里就住下,到晌午时分,开始反攻,日本军队仍旧退到松阳枯株树下村。

  “鸡公骑坳”战争非常残酷。赖振桂老人说:当时,我和村里的10多人晚上藏在村后“三周田”的一个灰寮里,白天躲在山上,所以情况非常清楚。当时村里还装起了电话,就在当天,日寇大部队从“鸡公骑坳”的大路正面反攻,战打了三天三夜,日本人往上开炮,炮一落地就是一个大窟窿,子弹在头顶呼啸而过。就在第三天,战争结束后,我被国军叫去带路,连夜带到松阳的“大山头”村,我是走在部队中间的,不用走在前头。从鸡公骑坳、内大阴、外大阴一路出去,道路两傍都是尸体,大都是穿黄军装的日军,有一个日军尸体被母猪撕得一块一块的,天黑时到外大阴渡口,踩上了才知道是尸体。战后国军的一个连在村里住了一个月。村里留下的子弹很多,我就捡了七八斤子弹,其他人也捡了很多,因为是铜可以用来换糖吃的,还有许多未打过的子弹,手榴弹也很多,都已拉掉引线的那种,拆出里面的硝是很臭的。

  与“鸡公骑坳”面对面的村叫“瓦窑背”,从“经堂下”到该村,要沿山沟步行10里路,站在村后的山上,直视“鸡公骑坳”距离约为2里路。该村的涂松秀老人现年已79岁,她说:当是我已14岁,但个子很小,大人都躲到山沟里,小孩不怕,在家里。枪声像鞭炮一般,三天三夜不停,飞机飞得很低,像蜻蜓那样多,炸弹声接连不断,到菜地里去摘南瓜叶吃也得从树下偷偷走过。退下来的国军在我家住了一夜,杀了我家一头猪。

  在“石仓岭坳”防守战争也非常激烈。家住方山岭山脚徐湖村的老人李广太(2000年去逝,现年85岁,原名李日狗,建国后大源乡第一任乡长。),他在前几年回忆说:当时我在方山岭为国军挑水,因为机枪长期扫射会发热,需要用水浇凉,每日要挑10余担到“石仓岭坳”,国军看我挑水辛苦,杀牛煮肉的时候,也会分我一勺。开始的第一天,国军战士在位于石仓岭半腰的石壁上放哨,日军冲上来一枪将一个哨兵打倒,其余的哨兵急忙往山顶逃去,到“石仓岭坳”后,国军即用机枪扫射,一打就是三天三夜,未见日军冲上来过。

  家住方山岭村的范家老太太回忆说:当时,村里几天几夜都有部队行走,从未间断过,村里的每一个角落都住满了人。方山岭村的蔡裕良老人回忆说:当时的一个连长住在我们家,说是肚子痛,我娘泡了一碗草药给他喝,就好了,他给我娘一串铜钱,然后就去打仗,最后是死了抬回来的,就葬在我家旁边,前几年建房的需要,我把他的坟迁到别处了,现在到清明我还给他上坟。前年村里还找出两个未爆炸的重型炸弹。

  这里铸就了中华民族的精魂。时光飞逝,如今所有的地方很难看见战争的痕迹,所见的是茂密的丛林和潺潺的清泉,鸟语花香,景色宜人。但皑皑青山不但掩埋了国军战士的尸骨,更铸就了中华民族的精魂,这里山山水水就是纪念的丰碑,当年爱国主义的精神应当得到传承。“鸡公骑坳”距桃子坑村康庄公路3公里,如在此处设一座中日战争纪念亭,供后人纪念,将是永远激励丽水人民爱国主义热情的一座闪光宝塔。

  [相关新闻]

  云和发现1941年抗战宣传笔记(摘自2008-11-15 处州晚报)。

  自从云和发现了抗战期间留下的名校课桌后,近日,云和县居民黄育盛整理祖传书籍时,发现了一本1941年抗战将士留下的宣传笔记。这本《抗战笔记》的发现,揭开了云和乡村抗战宣传的另一段历史。

  据黄育盛介绍,上辈的老人曾经说过,抗战部队从“经堂下”(千年古刹)退下来时,落下了这个本子。

  笔记本用黄色的宣纸手工制作,为当年普遍使用的抄写用本。首页用小楷撰写了孙中山先生的训词:现在革命尚未成功,凡我同志务须依照余所著建国方略建大纲三民主议及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宣言,继续努力……内页内容丰富,如国民公约:一不违背三民主议,二不违背政府法令……;党员十二守则:忠勇为爱国之本,孝顺为齐家之本,仁爱为接物之本……;抗战拾问:是谁杀死我们同胞的父母兄弟?是日本鬼子……

  其中有许多歌曲创作精良:秋风起,秋风凉,民族战士上战场,我们在后方,来做这件棉衣裳,帮助他们打胜战,收复失地保家乡。好铁要打丁,好男要当兵,保家乡,杀敌人……

  《保卫浙江》歌曲中写道:“他强占了我们的杭州,他强占了我们的嘉兴,只有战,只有拼……”说明当时杭州已经沦陷。

  笔记本中还有用大字体书写的非常有趣的一句话:“观音出殿松龙界(松阳龙泉交界处),佛母回宫益经堂,慈悲佛母都救苦,救苦抽兵保回家。”显示了笔记主人的美好愿望。最后页有“黄复生岁次庚辰年腊月(公元1941年1月)”的字样。

  有关史料证明:1938-1941年,随着省政府各厅局的入迁,抗日救亡宣传成为当时最大的政治,各项运动风起云涌,有军方的宣传队,也有许多地方组织了演出团体。因为,此地是云和(当时属龙泉县)与松阳分水线,必定将成为为保卫浙江省会的主要战场,所以宣传力度较大。此抗战宣传笔记本,可能是当年国军留下的。

    亲历中日“鸡公骑坳”大战的国军战士

  

 
国军战士三艾子

    2007年8月21日,台风“圣帕”刚过,初秋的天气丝丝凉意,也给我们带来了振奋的消息:当年国军21师中日“鸡公骑坳”大战中,一名叫“三艾子”的战士依然健在。为此,我们政协文史调研组一行驱车前往,途经金村、石仓、外大阴,来到老战士居住的松阳县大东坝镇苦槠树下村,这里距松阳县城20多公里,四周群山环抱,往屋后走5里许就是当年的中日主战场“鸡公骑坳”。村民听说我们是来专程采访这位老战士,就纷纷告诉我们说:“老人上山了”,我们甚是惊讶:80多岁的老人尚能上山! 老人的儿媳自告奋勇带我们来到距村一公里的地方,爬上约300米高的山腰,经过一番寻找,终于找到了正在削树皮的老人。更让我们惊讶的是老人在荆棘丛中健步行走,精神抖擞,思维敏捷,依稀的白发更增添了许多神采。不难想象他当年身着军装、荷枪实弹的英武。我们问老人身体为何这样好,老人风趣地说:“感谢当年那个笨连长,我经常为他炖人参,他说第一遍汤太苦,他不吃,全给我吃了,他只吃第二遍汤。”

  知我们的来意后,老人坐在树底的石头上,神采奕奕地打开了话匣子:

  我今年已87岁,人家叫我“三艾子”,真名叫李关火,按排行字叫李乾火。民国31年,我在松阳县保安团,一天,接到上级通知,叫我“挑兵担”去云和梅源,到梅源后,21师二营的国军弟兄们发现了穿军装的我,又得知我是苦槠树下村人,姓丁的营长就叫我去带路。和我一起走的有二个连的兵,我走的线路是梅源-赤石-龙门-渡蛟-田埔-桃子坑-兰篷下-鸡公骑坳凉亭,到达后,二个连的兵就在凉亭周围席地而睡。第二天,也就是阴历六月廿一,我和其中一个连的兵经过三望排后来到“经堂下”庙里,这个连长姓张,当天未见日本兵上来。阴历六月廿二,我所在的班来到三望排村,住进“正股狸”(一个人的号名)的屋内,当时,我们正在吃中饭,由于班长年轻,没有战场经验,把哨兵也抽回来吃饭,不料,正在大门口乐悠悠地咬着一块猪肉的班长,被突如其来的五个日本兵一枪打死,当时,我们立即举枪瞄准门口,恨不得一枪打死可恶的五个日本强盗,可部队有规定,没有命令不能开枪,叫人气炸了,让日本人扬长而去。后来发现,班长的一只手被日本兵砍去拿走了,手表和军装上的姓名符号也被拿走了。我们用“正股狸”爷爷的棺材装了班长,就葬在“正股狸”的屋后。

  阴历廿三,有日本兵从三望排后面的“金竹窝”攻上了三望排,我们二个连的兵就从来时的线路退到了渡蛟,当我们来到隔溪山的“河头里”时,看到悬挂着大幅标语:“只有前进,不能后退,后退者毙。”连长又命令我们连夜原路返回,从兰篷下屋后的“丁背峎”上去,阴历廿四的天亮时,就到了经堂下,晌午时分,就开始向三望排村反攻。不久,日本兵就退到苦槠树下村了,我们就来到“鸡公骑坳”上方的石阶路上,用机枪往下扫,我是拿步枪向下打的,就这样打了一天一夜,也未见日本兵上来。

  阴历廿五,日本人的炮不响了,我们用望远镜看到他们的炮脚架断了,日本兵也退去了。我们就开始追击,一路追击至松阳,日本兵退到大宅街一个叫狮口的大坪里,我们用机枪和高射炮打他们,估计打死几百人。后来,79师的弟兄们接替了我们,我们又原路返回云和,然后到了丽水,到丽水的主要任务是救人,有些人从水沟里拉出来还是活的。一天,连长对我说:“李关火有功,可以回家了。”于是,我就回到了自己的老家。

  说到这里,老战士非常高兴,情不自禁地笑出声来,突然间,又老泪纵横地哭了起来,当我们奇怪时,老人接着说:

  我误杀了一个八连的通讯兵,我对不起他。当天,他从方山岭、桅树坳方向来到“鸡公骑坳”,所有的人都不认识他,我们五个人举枪瞄准了他,问他口令,他一时答不上来,并且蹲下去,我就开枪击毙了他,如果他举起双手,答上口令“跑步”,就不会死的。

  聆听老战士的回忆,仿佛回到了战火纷纷的年代,目睹了英勇善战的国军战士浴血奋战,内心激情澎湃。可望眼四周,翠绿的山林,涓涓细流又是如此的安详和谐,历史的车轮已滚过半个多世纪,“鸡公骑坳”的草木已发过65次新芽,当年英勇的国军战士,不知还有几个健在?这里的人民向您致敬!这里的山水为您祝福!

  [纪念碑]

  纪念为中华民族圣战而阵亡的国军战士,弘扬爱国主义精神,拟在“鸡公骑坳”建设一座小型纪念碑。

  碑体初步确定为花岗岩正四边形锥体,碑高初步定为4.2米(象征特殊的1942年),碑身挺拔,大气庄重。碑体为子山午向,象征中华民族的刚正不阿。

  正南面行楷书:中华民族魂。

  背面碑文细黑体书曰:

  民国壬午六月廿二,倭寇五千于斯松云边境进犯省会云和。国军21师、浙保三团奋勇迎敌,浴血捍卫,山民后援,激战三昼,溃敌全胜,云邑安然,生灵少殃。鸡公骑坳主战场惨烈万状,国军将士灵护山川,名勒丰碑,昭示来兹。将士魂兮千秋!

  纪念碑的建成,将是处州儿女接受爱国教育的一个新基地,也将成为云和湖的一个新景点。预算建设资金约9万元,由社会团体及民间个人捐资,捐资名单将铭于碑体,流芳百世。

 
 处州史话
人物
事件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乡土论坛
网站精选
首页 | 丽水老照片 | 乡村印象 | 文物古迹 | 民俗风情 | 民间文艺 | 处州史话 | 地方文献 | 乡土新闻 | 百家之言 | 资料下载
丽水乡土 丽水市正阳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技术维护:正阳网络   
ICP证:浙ICP备05015398号-1  Copyright ©1999-2012 inlishui.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