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水信息港 | 居家中国 | 青年就业 | 法律咨询 | 丽水大地上 | 时尚 | 街道 | 生活百宝箱 | 指尖民宿 | 丽水乡土 | 绿谷摄影
 
网站首页 丽水老照片 乡村印象 文物古迹 民俗风情 民间文艺 处州史话 地方文献 乡土新闻 百家之言 资料下载
乡土新闻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乡土新闻 > 正文
细菌战索赔 我们依然在坚持 [复制链接]
来源:2010.6.23《处州晚报》   时间: 2010-06-23 (字体: ) 分享到:

                     细菌战索赔

            我们依然在坚持

  细菌战是个恐怖的名词。1997年,丽水民间人士开始调查侵华日军在丽发动的细菌战情况。调查的目的是为了还历史一个真相,要求日本政府公开细菌战资料、承认事实,并向受害者谢罪,作出补偿。十余年过去了,当年一些调查者年事已高,甚至有些已离开人世。团体虽然在减员,但活着的、能跑的依然在为此事奔波着。

  6
6月13日,庄启俭(左)在侵华日军细菌战义乌展览馆开会时将记者拍摄的保定村细菌战石碑照片提供给王选。

  6月12日,丽水细菌战受害者协会(筹)代表庄启俭等5人奔赴义乌,与宁波、衢州、金华、义乌、湖南常德等地受害者协会(筹)代表在省政协委员王选(原细菌战受害者原告团团长)的主持下召开中国细菌战受害者联合会(筹)工作会议。从1998年至今,丽水细菌战受害者协会(筹)的代表每年都要到义乌参加这样的会议。

  丽水细菌战调查第一人

  庄启俭是丽水第一个开始调查细菌战的民间人士。“1997年夏天,我当时听到义乌的细菌战受害者调查组织准备向日本提请诉讼,就联想到自己祖母等五位亲属死于鼠疫会不会也是细菌战作的孽。”庄启俭说,他打小起就听不少老人讲述二战期间日军曾在丽水发动细菌战。老人们的讲述和亲属的离奇死亡让他怀疑丽水也曾是细菌战的战场。

  从那时候起,庄启俭就开始对此进行调查。刚开始,他跑防疫部门跑得最多,“我当时也不知道从哪里着手,只好从防疫站开始调查,翻阅丽水在二战期间和之后的特殊传染病档案,看到可疑的就找到村里子去了解情况。”庄启俭到村里后专找老人,他也因此成了碧湖平原、联城、水阁、城关镇、富岭、城郊天宁寺、陈寮山等地许多村庄的老熟人。

  当年,庄启俭听说日本有个民间调查团要到丽水调查细菌战的事情,要与一些细菌战受害者开座谈会。“那是1997年的12月25日,我参加了与日本调查团的座谈会,我把之前收集到的一些调查情况和调查团进行了资料交流。”庄启俭说当时他换到的是一本《审判细菌战》诉状,因为全是日文,他又找了当时丽水师专的教授组织人员进行翻译。“翻译出来,我们才十分确定侵华日军曾在丽水释放过鼠疫、伤寒、副伤寒三种细菌,因为这证明本地调查的受害者情况和日本方面调查的入侵者情况相符。”庄启俭说,此后包括他在内,丽水的民间人士开始了大规模的调查。

  庄启俭一次次到农村调查起到了带动作用。“我去了一个村后,村里的老人并不能一下就回忆起全部或拿出有力的佐证,但他们往往都会过几天就拿着族谱找到我。”庄启俭说,族谱里如果记载哪阵子死亡人数特别多,那么这就成了他们重点调查的时间段。慢慢地,许多人开始觉得庄启俭做的事情非常有意义,也加入了调查的队伍。这支队伍的人数在1998年扩展到了高峰,“当时登记在册的足足有130余人。”庄启俭说,这些人里,大部分都是受害者或是受害者家属。


前不久,莲都区碧湖镇保定村高元老先生将发生在该村的细菌战情况及死亡名单雕刻在石碑上。

  《井本日记》亦载明丽水细菌战

  “在丽水发动细菌战的事实我们并不单是从受害者身上了解到,在日军的资料上也有印证。”庄启俭等人的调查不仅仅是立足于丽水,甚至延伸到了日本。“我们得知日本学者在日本防卫厅资料室内发现了一本《井本日记》,上面记载了侵华日军发动的细菌作战,我们就通过留学人员翻译这本日记,作了抄录,发现其中果然就有丽水。”

  井本是何许人?他是当时派遣军司令部的作战参谋,在1940年至1942年期间担任和731部队联络的作战参谋,他记录了当时731部队向他报告的比较大的细菌作战。但是这本日记日方只允许抄录,不给复印和拍照。“我们第一步就是要求日本公开这些资料,连这些资料都不公开,怎么谈承认事实,怎么谢罪?”庄启俭说,索赔的第一步就是要日本承认事实,而承认事实的前提就是公开细菌战的这些历史资料。

  庄启俭说,因为丽水是浙江抗战的后方基地,又有一个军用机场,因此也是日军细菌战的重点地区。1942年8月下旬,日军准备撤离丽水之前,有组织地在丽水各地散播细菌。根据调查,当时的丽水县4镇140个村都遭受过细菌战的迫害,现已查实有姓名的死者就有2137人。听着一些受害者家属的回忆,当时的状况惨不忍睹。今年55岁的梁女士说,根据现有的调查情况,丽水城区及郊区就属她家遭受的细菌战迫害最严重,“祖孙三代一个月之内死了10口人,我的太公、太婆、爷爷、奶奶都死了,父亲7个兄弟姐妹只剩下我父亲一人,从我有记忆起,父亲就在我耳边不断述说这件事。”


  在侵华日军细菌战义乌展览馆,记者看到一块展板上记录着丽水受害人年龄统计表,从一岁到七八十岁的百姓都成为这场梦魇般战争的受害者。

  数次交锋均无果

  其实,像这样的索赔之路每一步都走得极其艰难,但丽水的这批民间受害者一直未曾动摇过意志。

  1998年,庄启俭等人两次将调查材料、诉讼人选名单等寄到日本代理律师手中,希望能加入到当时的“侵华日军细菌战中国受害者民间诉讼原告团”,但由于种种原因未能如愿。为了这件事,庄启俭2001年在上海还和日本的代理律师大吵起来。

  1999年,庄启俭受日本揭露会会长藤本治邀请,以细菌战受害者代表的身份赴日向日本政府递交请愿书。“那次我还和衢州、义乌等地协会负责人根据组织方安排到日本各个城市演讲,宣传受害情况,告诉日本社会当时日军所犯下的这一罪行。”庄启俭说,那次的赴日他还带回了许多珍贵的照片和资料,“那是日军在丽水活动时的照片。”

  2003年,丽水198名细菌战受害者于5月份向省高院起诉,要求日本政府向细菌战受害者作出每人70万元共1.386亿元人民币的赔偿。这是细菌战受害者首次在国内法院状告日本。当时,丽水细菌战受害者的这一举动引起了不小的震动。但时至今日,日本官方依然没有对丽水的细菌战做出一个明确的态度。

 
 王选,这位为细菌战索赔这项社会性工作免费奔波十余年的伟大女性,一个饼就着白开水成了当天的早餐。

 

  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虽然这场战斗很艰难,幸好,这不是庄启俭一个人在战斗,也不是丽水受害者协会(筹)一个组织在战斗。如今,国内许多地方的细菌战受害者已经抱成一团。“丽水的民间调查会,我是第131名会员。”这是2003年,王选在接受某网站直播采访时回答主持人提问时说的。

  “这么多年来,王选是我们丽水受害者协会的领路者和支持者。”庄启俭说,他们每年都要到义乌江湾乡侵华日军细菌战义乌历史展览馆一、两次,在王选的召集主持下开碰头会。会议的主要内容是听王选讲与日本方面交涉的进展,各地的代表则汇报各地的调查进展情况。

  6月13日,记者参与了此次会议。会上,王选向与会的各地代表报告了2009年的进展情况。

  2009年10月,日本和平组织追思亚洲、太平洋地区战争受害者铭记心中会(简称“铭心会”)邀请湖南常德两名细菌战受害者、湖南文理学院(原常德师范学院)细菌战罪行研究中心两名学者,参加该会第23年的全国各地战争受害者证言集会,王选参加了相关重要活动。据组织者说,第23年的集会将是该年度全国证言集会的最后一次。在日本,尽管反省战争的和平运动仍然坚守着信仰,但是已经在消耗他们最后剩余的政治热情。

  “铭心会2009年度全国证言集会中一个重要的日程安排是等我们一行到了东京后,组织方才通知我们并正式确定的,那就是10月21日下午,我们随同细菌战诉讼中国原告方出庭证人、日本庆应义塾大学名誉教授松村高夫,由参议院民主党议员今野东引荐,分别会见日本众、参两院议长。这是1997年细菌战诉讼起诉以来,受害者第一次会见日本众参两院议长,成为我们在日本受到的最高规格的政治待遇。”王选说,当天下午14∶00,他们在议长官邸见到了日本众议院议长横路孝弘,“横路议长开门见山地对我们说,他早就知道731部队细菌战的事情,并曾经就此问题在国会向政府提出质疑。他如此公开坦率的态度使人感动,在以前与日本政府各部门官员交涉中,也没有见到过。”15∶30,日本参议院议长江田五月也会见了王选等人,江田议长还向中国研究者询问了细菌战受害调查研究的情况,并提议,如果让战争亲历者到日本国会作证更好。两位议长都认真听取了松村高夫教授对于细菌战问题的说明和常德受害者的申诉,会见中,双方没有感到任何认识、立场上的隔阂,气氛融洽。

  “王选的此次日本之行可以说是一次大的进展,抛开日本执政党更迭不说,起码这也是日本政府高层的态度转变。”听到这一消息后,庄启俭等丽水的5位代表感觉到了奔头。

  我们不会停止

  从1997年至今,庄启俭等人调查的劲头没有丝毫降低,尽管一路上协会的成员在减少,“但我们的活动永远不会停止,我们依然在坚持,我们在等待日本政府公开资料。”庄启俭告诉记者,目前丽水的细菌战情况已经调查清楚70%,等全部调查清楚,他们准备出书铭记这段历史。“我们在做这件事情,本身是很有意义的,但我们不希望我们这批人不在了,这件事情就没人知道了或者是没人做了。”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乡土论坛
网站精选
首页 | 丽水老照片 | 乡村印象 | 文物古迹 | 民俗风情 | 民间文艺 | 处州史话 | 地方文献 | 乡土新闻 | 百家之言 | 资料下载
丽水乡土 丽水市正阳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技术维护:正阳网络   
ICP证:浙ICP备05015398号-1  Copyright ©1999-2012 inlishui.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