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水信息港 | 居家中国 | 青年就业 | 法律咨询 | 丽水大地上 | 街道 | 生活百宝箱 | 指尖民宿 | 丽水乡土 | 绿谷摄影
 
网站首页 丽水老照片 乡村印象 文物古迹 民俗风情 民间文艺 处州史话 地方文献 乡土新闻 百家之言 资料下载
事件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处州史话 > 事件 > 正文
亲历丽水解放前夕二三事 [复制链接]
来源:《莲都文史》第三期   时间: 2010-04-16 (字体: ) 分享到:

  

  
            欢迎解放军进城


              丽水县军管会旧址

  淮海战役后,人民解放大军攻无不克,势如破竹,捷报频传。这极大地鼓舞了全国人民的斗志,在敌占区的我党地下组织及所领导的游击武装,更是斗志昂扬,蓬勃发展,抓住有利时机,积极主动出击,战果累累,有力地配合了南下大军解放丽水。在这段时期我有幸亲身参加了敌占区的斗争,许多事情至今仍历历在目。现将亲历过的几件事,作一回忆记录,以激励后辈发扬革命传统,珍惜美好生活,发奋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1948年10月,我遵父亲王维唐(时任青田吴村地下党支部书记)之命,离开云和云峰乡后垟小学回到青田,表面上是受聘东山乡黄庄小学教员,实际上是参加了党的地下革命活动,配合王大德同志做一些文字工作。

  王大德,青田吴村人,1939年入党,农民出身,不识字,但有一身拳棒功夫,平时以杀猪卖肉和上门做“寿棺”为营生。农闲时,他游走丽青边区各山村,是中共处属特委委员、丽青边区特派员林艺圃信赖、得力的老交通员,后来成为江南区民兵联防大队长,区农会主任。抗日战争时期,青田海口经济实验区推行“二五”减租运动,他是那场运动中吴村的农会骨干之一。

  王大德不识字,党组织派我协助他工作,主要是帮助他书写和解读信件兼搞点油印品,以加强地下交通联络工作,对我也是必要的锻炼和考验。王大德成了我的入党介绍人之一,也是我人生的重大转折,从此我走上革命道路,幸运地参加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为建立新中国所进行的革命接力长跑行列,接手丽水解放前夕的最后一棒,也可以说是冲剌阶段。从那时开始至1949年5月10日丽水解放,虽然只有短短的几个月时间,但在王大德同志引领下,我义无反顾、勇往直前,积极参与了以下几项工作:

  一、成功诱捕敌保安中队长叶树发

  1949年4月1日,江南区区委书记兼区长孙明标接到郑地尤源联络站送来的信,得知林艺圃(松宣遂游击支队政委)、祝更生(松阳起义县长,游击支队长)率队伍200余人,从松阳转移到达郑地,即将来青田黄寮东山将军殿休整。孙明标当即派王大德、王德元带着我一起前往具体汇报情况,听取指示。接头中提到了大港头驻扎有丽水九区保安处独立营一个中队,中队长叫叶树发(龙泉安仁人)。1月份叶树发与孙明标接触时,曾表示过愿意起义的意思,但是当丽水县自卫总队副总队长胡允乎起义时却没有参加,说明该人目前思想动向不明,林、祝指示迅速摸清此人态度。王大德、王德元带着我去官岭村找徐大华。听徐汇报说,他刚从河村回来,听河村一位叫江一美的妇女说,她前不久到河边村板行表姐家玩,曾遇上叶树发,叶就想缠上她,经巧妙应对,这位妇女才得以脱身回家。王大德听后就盘算着一个诱捕计划,提议立即去河村做这位妇女的思想工作,争取她配合我们的行动。这位叫江一美的妇女,漂亮出众,性格也开朗。她听了我们的意思后,毫不拘束地告诉我们,那个叶中队长是个色鬼,要是她再去河边村,肯定能引他上钩,还半开玩笑说:“给什么好处?”王大德摸出从松坑口胡家搞来的金戒指说:“送你这个”她会意一笑,答应配合。

  第二天,即4月3日。我们一行四人,加上之后带来的官岭村王玄武(当过国民党军连长,解放战争中被打败逃回家中,是个兵油子想立功),在开始实施抓捕行动时,因为我年轻,他们商量后让我在石玄 头嘴村水碓边等候,不参加现场抓捕。由他们先到河边桥头埋伏在麦田里等待。江一美去河边村表姐家将叶树发引出,叶虽然身上挂着木壳枪,但已色迷心窍,毫无戒备,到了预定位置,当即束手受擒,被缴了枪。得手后,我们一行即将他押向石玄 头嘴,后经长须寮、下垵到李山头,交给林艺圃同志发落。林艺圃对他进行一番教育之后,他连连表示一定找机会率部起义。然后,卸下他身带的全部子弹,将空枪还给他放回大港头。4月9日,叶树发带着中队撤离了大港头,调回丽水城内。叶树发中队的调防,为我们攻打大港头兵工厂提供了机会。

  二、孤身送信给云和伪县长汪浩夫

  1949年4月4日,我和王大德、李贞言(青田县章村乡竹章村人,解放后曾在丽水县委食堂当过炊事员,已故)受指派去云和,具体任务是送三封信:一是孙明标给普师同学兰玉章(畲族,青田黄山头人,留在处师坚持地下工作的共产党员,建国后曾任丽水副县长,在地区统战部副部长岗位离休)的信;二是陈史英(松宣遂支队党工委委员游击支队政治部主任)、孙明标给处师丁赞熙校长的信;三是请丁校长转给云和伪县长汪浩夫,动员他起义的信。

  当日凌晨鸡头啼,我们从青田坑根村出发,抄小路经尤源、郑地,到达云和处师约上午10时半。在水电厂去普师的路上,我们不期遇到兰玉章同学,交给他信件并转达陈史英、孙明标的意思,叫他利用清明放春假的机会,离校回青田参加武装斗争。随后我一人前往普师丁赞熙校长家,当天是礼拜六,校长正在家里。丁校长一贯以来对学生争民主求进步很支持,对有进步倾向的学生也很爱护。但没想到,他看了信后,婉转地对我说:“自从明标等同学投身革命后,同学中陆续有人离校参加革命。有个军训教官叫郑瑞,一直在触蹩足,他感觉压力很大,他毕竟有家有眷,这件事帮不上忙。况且松阳、丽水举事之后,祝更生的处境也很艰难。目前汪浩夫不可能走这一步。”说着将手中的信还给我。他当时显得很无奈,我也很无奈,但不能久留,就急忙翻过小山岙与王、李会合向城里走去。盘算着去找四表哥尤亻雋(云和县邮局局长、云和县党部执行委员),打算通过邮局投寄。四表哥对时局很有见地,也知道我和父亲都已参加共产党,就坦诚对我说:“松阳、丽水出事后,许多县长们已被监视,我们邮政局也派来以叶正保为组长的三人小组,每天的邮包开启和铅封都要经过他们检查,县长的来往信件大概也不例外。”听了四表哥的话,我并未气馁,一心只想这是党交给的第一个任务,必须坚决完成。二话未说,让王、李二位在桥边等候。当时,我想起了另一条路,就是去年我分配到后垟小学教书时参加过全县教师会。县党部曾派来人员,对教师分乡谈话,内容是“戡乱救国,人人有责”。在学校所在地如发现共产党和游击队活动时,可以逐级上报也可以直接报告教育科转给他们。况且在教育科我还有五表哥叫尤价在当科员,可以借用这个身份骗过卫兵。进入县政府大院后,再见机行事。入大院后,我直奔县长室,一位当差的说:“县长在后面,你有什么事?”我回答说:“有一份报告要当面交给县长。”他接着说“跟我来”。我随同到了后院,看到汪浩夫、季元白、周仁、楼副总队长在搓麻将。当差的说:“汪县长,这个人有份报告送给你。”汪浩夫爱理不理看了我们一眼对那位当差的说:“给收下就是。”又对我说:“交给他”。交了信后我才紧张起来,分不清当时自己是幼稚、勇敢,还是冲动鲁莽。转身迅速离开了县政府大院,到桥头找到王、李二人,急速向小徐狮山方向出城,一直走到石塘天已很黑。王、李在客栈投宿,我去石塘小学找同班同学郑洪禄搭铺。睡时我俩有这样一段对话,郑问:“听说孙明标上山在青田山区打游击,你碰上过没有?”我答:“我在黄庄小学教书,碰不上。”接着我反问了他“你想去吗?想去总可以找到的”。他答“父母不会同意。”我回说:“还是教书安心点。”

  过了清明日,4月6日我又受指派再次去云和,任务是送信警告处师军训教官郑瑞,责令他识时务,不要迫害进步同学,否则必定会得到人民游击队严厉的惩罚,警告信是由江南区区长孙明标署名的。因为这次我已熟悉山路,不需他人陪伴和指引,当天找到了与处师地下党组织已有联系的邮差雷诸全送达此信。雷诸全告诉我,前天你们走后城里曾戒严,劝我以后还是小心点好。

  解放后,郑瑞曾当面向孙明标认错,表白接到警告信后未敢再有造次。丁赞熙校长也说汪浩夫本人也曾想过起义,但试探副总队长口气很强硬,未能举事。郑洪禄同学在我们开同学会时,多次提起当年在石塘小学和他过夜的情景,说:“要是当时能下决心参加革命,现在也是一名受人尊敬的离休干部了。”

  三、智“请”敌自卫总队军医带药为孙明标同志治愈急病

  松宣遂游击支队进入江南区的第二天,下田村民兵抓来十二个卖草席、卖土布的外地人。因为,当地好几年都未曾见到此类过路客商,加上支队领导想起在松阳起义部队被国民党十一师包围前,曾有过敌特伪装成卖草席、卖土布的商贩,刺探了支队的军情,致使起义部队吃了大亏的教训。同时根据当地群众反应,这些人只有携带少量商品,诸多疑点显示这些人极有可能是敌特,况且当时军情紧急,羁押调查、分清真伪也很困难,就决定加以紧急处理,将十二人当场枪毙了十一个,留下一个带到吴村审讯后,是东阳南马人,是吴村人东阳女婿胡章潭的亲房。于是,留下了唯一的活口。也因此使支队领导改变了原在东山殿休整的计划,向江南区腹地吴畲村转移休整。

  孙明标同志在仓促间要为紧急转移的200余人的支队筹集粮款,还要为部队及支队领导人的生活和安全提供保障,加上他一贯奋不顾身、不知疲惫的性格和工作作风,身受严重风寒,在谷铺会议之前就吐了血,不得不离开部队转移到王桂兴同志家暂养。王大德同志回吴村向我父亲王维唐征询意见,我父亲说,当地的医术数李芙卿(横排路人,国民党省议员,老中医)最高明。他虽是当地反动势力的总后台,但过腻了逃亡丽水城里的生活,经我们争取已回横排路安居。孙明标同志的医治和安全交给他负责是最好的选择。于是由王大德登门与李芙卿商谈,他满口答应,但是说到云尖不方便,还是转移住在外庄佛堂陈振庭(他的亲信)家较妥,因为这里靠横排路很近,他也比较方便。当夜急将孙明标同志转移到老陈家里。支队领导也将颜爱芝(沈林)同志留在老孙身边护理照料。

  李芙卿诊断孙的病情之后,脸有难色地说:“已经很严重,单靠中药难以奏效”。指点我们最好能找到盘尼西林针剂,李说他的儿子李邺(南明中学校长)知道自卫总队医务所有此药。于是王大德和我连夜到富岭陶庄找到陈其斌(伪乡长,白皮红心地下党员),和支队留住江南区南明片做地方工作的施德荣(丽水西园庙弄人,小贩出身),还有当地党员耿望度一起商量如何获取自卫总队医务所的盘尼西林针剂。陈其斌想起西弄村附近一位畲族财主的儿子有一位同学在自卫总队里当医官。我们一行人就到了该财主家,商量是否有办法。到了西弄畲族财主家,我们说明来意,他父子表示愿意配合,并说这位同学去年常会来玩,还说过要认他母亲作干娘,今年碍于形势未来过。施德荣提议写封信告诉他,你母亲得了病很严重请他帮忙诊治。年轻人答应写了一封信,由他家的长工送去。经过两小时,自卫总队医官还未出城,施德荣说请你再写一封信,就说病情很急怕耽误了,请他带点急救药到小水门过渡,我们已经派了轿子从吴弄口方向到小水门渡口迎接。这个医官接到第二封信之后,才决定带了强身针,跟着送信的人一起出了城到小水门过了渡,一下船就被我们“请”走了。当即我们向他说明来意,问他带盘尼西林没有,他说只带了强心针。他自知难以脱身,只好写了个条子给他妻子,叫他妻子取出两支盘尼西林针剂交来人带给他,并告诉妻子,今晚他要在干娘家过夜回不来了。取来了盘尼西林后,我们一行人非常高兴,待到我们马不停蹄抄近路到达外庄佛堂老陈家时已是深夜了。到达外庄佛堂村,这位医官不敢懈怠,诊明孙明标病情后,立马给孙明标注射了盘尼西林。第二针注射后孙明标病情大有好转。之后,我们根据医官的请求,将他送回到小水门渡口。

  四、发动300余民兵配合袭击大港头敌兵工厂

  1949年4月9日,河边村党组织送来情报,得知驻扎大港头的自卫中队已经撤离调回城内,大港头敌兵工厂里只有几个厂警守卫,虽然孙明标同志大病初愈,为了不失时机,他立即通知各路民兵第二天连夜出动,一面派人烧毁龙石桥,砍倒电线杆中断电讯及交通,一面调区武工队先行与河边党组织取得联系,去兵工厂缴了几名厂警的枪。当夜,我和父亲还有王大德带着连云寺、马车头、上寮、黄里、大垟等村的民兵从大垟岭出源;吴村、颜宅、黄山头的民兵从大港岭出源;王德元带着横排路里外斜、黄庄、坑根、横路、下田民兵从箬溪岭出源;以及官岭、西坑、河村的民兵,共300余人,汇集石玄 头嘴(今大峰公路喇叭口)待命出动。约在晚上9时左右,武工队顺利进厂之后,下令民兵立即进厂。攻克大港头敌兵工厂后,孙明标宣布对厂里的铅丝、铜丝、白铁皮、铜皮允许拿回自用。枪支弹药小件机器等必须交给民兵联防大队长王大德处置。但是遍寻厂房各处只找到二十条残缺不全的废枪支,还有十几颗木柄手榴弹、枪榴弹和两台扔枪榴弹的小炮筒及两只可以套在七九步枪枪口上发射枪榴弹的弹筒。为了扩大区武工队的兵器修造能力,我们对一位丽水籍的工人师傅做了思想工作,叫他帮助挑了两架台虎钳,一台小钻床,带着铁卡尺、榔头跟着我父亲到达西坑源山后夏忠化山寮,搞了个修理点,后扩大成了“修械所”,修理拼凑了十多条破枪。这次行动缴获不多,但声势大,影响大,也提高了区武工队的军威,以后敌人未敢再派兵到大港头来。我们利用缴来的破损枪支经修理后,吸收章王儿、夏老三等好几名新战士。4月12日,王大德还带领我和十几个民兵到碧湖柳里(双隔塘边)国民党少将游击司令翁光辉老家,搜寻埋在地下的枪支。王大德带着我冲进了后院和厨房,我们向地面泼了很多水,见到一处渗水特快,即速进行挖掘,结果是个空地窖,只找到两支木壳枪壳。事后国民党《浙南时报》登了一则消息:“(本报碧湖讯)碧湖大街于十二日四时许,有匪徒二百余人闯入柳村翁光辉住宅搜索(此为第二次)旋即向南山方向窜去”云云。足见敌人已草木皆兵。

  五、陶庄遭遇战吹响冲锋号,吓退了敌丽水自卫总队一个连

  袭击了大港头兵工厂后,区武工队士气大振。枪支弹药有了新的配备,还可以发射比较远程的枪榴弹,人员也有所扩充,活动范围也从山区向离丽水城区附近延伸。为此,我们前往南明乡二都前垟一带去寻找战机。4月14日下午,小分队到了陶庄,正在陈其斌家歇脚,陈其斌搞来牛肉和米粉干犒劳战士们。正巧与丽水自卫总队在陶庄遭遇。敌人先发现我们的第一道哨兵夏老三(上寮村人),由于新入伍没有经验,被敌人摸了哨。当敌人接近我第二道岗哨时,被我哨兵金饭坯发现,哨兵立即鸣枪射击报警,武装小分队即从后门撤退到施孤石玄 。敌兵自恃人多势众,在村里继续搜捕群众。武工队长陈善友即命号兵叶介伦吹响冲锋号,敌军以为我有大部队在山上向他们发起反击,即逃窜回城。16日在浙南时报发表了《丽水自卫总队深夜出动搜剿,在陶庄擒获猂匪五名》的新闻,大肆吹嘘,“搜捕发现了十几个毛匪,被当场击毙了一名,生擒猂匪五名(都是无辜群众),缴获步枪一支”云云。后来得知是丽水自卫总队一位姓朱的副总队长带领的一个连,是企图偷运已经征集存放在南明乡的赋粮回城,不期碰上了我们打了一仗。经此一战,丽水自卫总队再也没有出城,国民党政府只得放弃了这批到手的粮食。后来让我们运送到龙石大米加工点支援了过境的人民解放大军。

  六、在江南区驻地——吴村拦截残敌的几次战斗

  5月8日上午10时左右,我从吴村驻地向下油车路上走去,碰到我的大伯母在坑边洗衣服,她看到国民党陆陆续续地由山边岭往章村方向开发,连忙对我说,很多黄狗来了,你还不赶快避一下。当时我还一愣,以为是十一师的兵来进犯江南区了。立即回身通知王大德,王大德很镇定地说:“我们去荷花山看看”。结果看到这些国民党兵稀稀拉拉、断断续续向章村方向去,不像是来进犯我们的。过了一会,几个走在后面的突然窜进马弯源口茶树林中,好久没见出来,后面也没有部队继续过来。王大德和我一致认为是“开小差”的,想前去看看,大德带着一支土手枪,我背着一支马枪到达马弯源口。我们喊话缴枪不杀,林子里的三个国民党兵走了出来,立即举手说愿意投降,便把一支枪交给了我们,后来又交出几个弹匣,我们没搜腰包。他们主动告知老家是东阳县,不想再去福建方向,想脱身回家。当即向我交出三梭子弹,当时我喜出望外,但不知道叫什么枪,更不知道如何使用。还有八枚美式弹簧手榴弹,我们留下这些武器将他三人带到区里盘问后,他们提供了后续还有300余人,是被打败后溃散的官兵临时拼凑起来的队伍,由一个团副统领,军心涣散没有战斗力,不久也会到这边来。留守区机关武工队指导员陈心正听了之后对我们说,毕竟这么多人就是败兵也不容易对付。正在想办法时,马湾源浮石山地下党员吴兴芝赶来报告情况,他家里早上来了很多反动兵,猪也被杀了,抓到的鸡也被杀了,家里留着的大米全部被煮了粥。番薯丝仓也让打开糟蹋了,你们赶快想办法去打。分队长陈善友说:“我绕到你屋后山上居高临下看看”。王大德、吴兴芝将小分队带到他屋后的山崖上,在分队长指挥打了三次“排枪”就向山下喊话:“国民党军队的官兵们,你们被包围了,缴枪不杀。”接着国民党军队中有人回话问:“你们是不是刘伯承将军的队伍,我们愿意投降,请派人来谈判。”当时,吴村有个当过蒋介石卫士的王明泉,自告奋勇说,让我去叫他们把所有的枪支卸下机柄,架在屋前空地上。然后他带来几个人挑箩筐将机柄还有许多子弹丢进箩筐,也有轻重机枪的弹盘、弹匣,共收缴步枪200余支,轻重机枪各一挺。同时,将几个军官交出的银元分给俘虏兵每人一元,还发了大米,并以区人民政府的名义给他们开路条,证明已向人民政府交了枪,及时将他们遣散。

  第二天中午,从连云寺村过来约五十人的溃军,进入了吴村染布巷路上,立即被我武工队和民兵包围,我们喊话“缴枪不杀,放下武器不搜腰包”。敌连长王国能,排长王元勋、王仲麟(均系义乌江湾人)即率部投诚,缴获了六0炮一门,轻重机枪各一挺,美式10发步枪20余支,美式弯把机柄步枪15支及部份弹药。

  第三天,又有敌军约200余人,进入吴村马湾源凉亭,我与吴村民兵立即进行阻击。因为距离不远,敌指挥官用望远镜窥视我方阵地,发现我们穿灰色军服,就高声喊:“是土共快打”,顿时敌轻重武器向我扫射,我和王大德滚下山沟,吴村民兵王登隆往山上退去,不幸中弹阵亡(解放后被青田县追认为烈士)。埋伏在路边麦田里的战士也组织重机枪还击,打死敌兵2人。我父亲王维唐指挥民兵点燃了装在处后山原来用以应变时护村的土炮“过山鸟”。顿时“轰”的一声巨响,火光四射,喊声四起,回声震荡,吓得敌兵不敢前进,退回原路向章村方向逃窜。清扫战场时,俘敌伤兵机枪手夏长禾,民兵将他抬回村口治疗。伤愈后他要求留在区武工队当战士,在后来剿匪战斗中表现勇敢,提升为班长,后来又提升为分队长。

  七、区政府迁到丽水境内半个月办了四件大事

  5月12日,接到林艺圃同志指示,得知丽水城已于5月10日解放,为了支援过境解放军追歼南逃国民党败敌,必须做好支前工作。5月14日,我们从青田吴村迁到靠丽浦路的丽水县松坑口,利用当地胡作邦、胡作训兄弟的住宅挂出了江南区人民政府的牌子,孙明标作了工作部署。

  (一)全区以筹集军粮加工大米,保障过境大军供给为重点。在丽浦公路沿线设立三个粮谷集中和大米加工点,第一个点设在隔岸的采桑村,利用原有做米粉干的水碓和砻间,加工大米;第二个点设在区机关所在地松坑口,利用胡作训的民仓和碓间进行大米加工;第三个点设在龙石村原有的砻间进行加工。全区各乡的地方工作同志和村农会务必按时按量完成粮谷征集任务送到相关的大米加工点。据统计,在短短的十天内,共集中稻谷加工大米约9万斤,有力地保障了解放大军的粮食供给,受到军管会和过境大军首长的表扬。有一位过境解放军首长还送了一支加拿大枪给采桑加工点的张瑞杰(共产党员、原区武工队司务长)和林云同志(新参加的青年学生,因工作认真负责,建国后逐级提升任丽水军分区副政委,以后在享受政委待遇的岗位上离休)。

  (二)发动有加工草鞋卖传统的中岙、下章村为解放军用大麻或家麻编制草鞋及布鞋万余双。

  (三)我和王大德巡回各乡收集民兵截获、上交及散落在民间的枪支弹药和军用物资,也帮助督促征集军粮。共收集有六O炮2门、轻机枪6挺(其中两挺已损坏)、步枪300余支、信号枪2支、手榴弹、炮弹、子弹一大批(不包括区武工队直接缴获的部分)。因为公路桥梁被我民兵破坏,迫使敌军丢下的军用大小车辆20多辆、摩托车一辆及电话机等军用物资。还有战马14匹及饲养员、卫生兵各一名。后来军用车辆由专署生产科接收处理。因为做好了枪支弹药的收集工作,江南区境内没有出现武装股匪组织。

  (四)孙明标被丽水军管会任命为大港头兵工厂军事代表,先是派出叶贞荣,后来由朱增德接替,使大港头兵工厂的机器为后来的丽水动力厂奠定了基础。

 
 处州史话
人物
事件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乡土论坛
网站精选
首页 | 丽水老照片 | 乡村印象 | 文物古迹 | 民俗风情 | 民间文艺 | 处州史话 | 地方文献 | 乡土新闻 | 百家之言 | 资料下载
丽水乡土 丽水市正阳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技术维护:正阳网络   
ICP证:浙ICP备05015398号-1  Copyright ©1999-2012 e0578.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