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水信息港 | 居家中国 | 青年就业 | 法律咨询 | 丽水大地上 | 时尚 | 街道 | 生活百宝箱 | 指尖民宿 | 丽水乡土 | 绿谷摄影
 
网站首页 丽水老照片 乡村印象 文物古迹 民俗风情 民间文艺 处州史话 地方文献 乡土新闻 百家之言 资料下载
事件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处州史话 > 事件 > 正文
百年老店后人“二战”家史追忆 [复制链接]
来源:《莲都文史》第三期 莲都区政协文史委编印   时间: 2010-04-12 (字体: ) 分享到:

  

  日寇侵华期间,我们每一个家庭都有一段或屈辱或悲壮或英烈的历史。前辈亲历的遭遇,正是教育子孙后代最直接最鲜活因而最形象最生动的珍贵资料。乘着老人还健在,抓紧记录下二战家史,乃事关“国难教育”的当务之急。

  “邹乾亨”钟表修理店是我家祖父邹百川(1871—1939)于上世纪初开创的浙江丽水第一家百年老店。不过,现在已鲜为人知了。


                   现位于市区文昌路的“邹乾亨”老宅

  “邹乾亨”究竟始于清末或民初,由于上辈先逝,现在已很难说清了。只记得老母生前曾说起,一次清朝府衙的大钟坏了,当时竟没有人敢去“惹”这个洋家伙。祖父毛遂自荐修好了此钟。祖父是否从此而萌生开店创业之念,还是怎的,已很难考证。由于“邹乾亨”历史悠久,技术精湛(祖父能手工制作出许多缺乏的配件),且又是一枝独秀,因而,从开业直至上世纪三十年代,不仅邻近数县,而且连金华等数百里远的外地市县的顾客,均不辞舟车劳顿,找到我家来修理钟或表(据说当时全省只有2家,但无考证)。


                   现位于市区文昌路的“邹乾亨”老宅

  先辈的创业精神我们自叹弗如。祖父心灵手巧,无师自通,是全凭自我摸索出来的。以后,父亲邹瑞贤(1903—1957)继往开来,一方面承袭了钟表技术,另外又从外地返乡的熟人那里,学会了摄影。遂于上世纪二十年代中期,在祖父的全力支持下,开出了丽水首家照相馆(一说为第二家),店号“真吾”。尽管当时的一整套摄影技术操作现在看来原始得引人发笑,但父亲精于钻研,以致他以前拍摄的许多特技镜头,至今还令我们拍案称奇。

  生意的红火可想而知。于是,在现今文昌路的108、109号与114号处,先后盖起了两幢双层楼房,供业务与居住之用。手艺人固然不可能暴富,但在当时,咱们也可称得上“小康”人家了。祖父祖母、父亲母亲惜老怜贫,稍有宽裕,便不忘接济穷人,并先后收留过一些无依无靠的孤儿。

  然而,好景不长,正当事业发展兴盛之际,从1937年7月起,灾从天降,日本法西斯要搞“东亚共荣”,“蝗军”的炸弹如同雨点般地撒落在丽水山城。在一次又一次的空袭中,丽水山城究竟被炸毁了多少房屋?究竟炸死炸伤炸残了多少平民?一般老百姓实在说不清楚,只知道“很多”、“很多”……。丽水的惨闻震动了全国,据说当时国民政府的《中央日报》也有过突出报道(资料载:1937年7月—1945年7月,日机空袭丽水365次,光在市区就烧毁房屋11380间,占市区房屋76%)。

  老母生前回忆,在一次空袭中,宋衙基(现文昌路)、枣树荫弄、王和弄、酱园弄等成了一片火海,我家的经营用房也被大火吞没了。幸亏当时家中人手多,一些赖以谋生的钟表器材与昂贵的照相器材等重要之物总算或多或少抢出了一些,但整幢楼房(共有6间)却在眨眼之间夷为了平地。

  手艺人创建家业财富,没有丝毫的“赌运”,而必须像女人打毛衣一样,靠一针针、一线线逐日逐月逐年累积而成。因此,眼前的这场打击,局外人是不可能体会得到的。

  为了一家人的生存,邹乾亨钟表店与真吾照相馆终于又在另一幢住宅用房(坐落在现文昌路114号,该屋基本保持旧日原貌)开张。为防空袭,在后屋(该屋在文革期间被拆迁)挖出了一个规模不小的防空洞,邻居也可常来躲避。在一次空袭中,一枚炸弹落在离防空洞二米处的池塘里,好险(此炸弹当时未炸,解放后才被挖出)!

  “蝗军”不仅连连在天上扔炸弹,并且还两进丽水城,来到地面上疯狂肆虐,无恶不作。

  父亲善良厚道,除笃信“自家”儒教、道教以外,由于祖父的影响,先后笃信基督教和佛教。他天真地以为,只要“与人为善”,神灵和菩萨都会保佑。尽管老宅已被炸毁,但父亲对日寇仍然没有概念,或许他压根儿就不相信:世界上竟有如此凶残的邪恶存在,并正张牙舞爪地向我们扑来!

  “鬼子 要进城了!”

  城里人都赶紧往远僻的乡下避难。我们一家人合计着往水东方向的深山逃生。唯独父亲一个,无论如何不肯与大家同行,而非要一人独自看家留守。因祖父祖母早已去世,谁也拗不过他,只得祈求菩萨保佑父亲能平安无事了。

  窗外终于响起了日寇的铁蹄声。纯真的父亲不仅毫无恐惧心理,竟然还好奇地伸头探望,恰被鬼子们发现逮个正着。大概此时日军正缺苦役,父亲在刺刀与皮鞭的胁迫下,被编入运送炮弹等军火的劳工队伍。肩上挑着沉重的炮弹,而且一步也不得怠慢。此时正值烈日炎炎,一个从未干过粗活重活的手艺人,如何折腾得起?当行至青田以下的某地段时,父亲再也支撑不住栽倒在路边的水田里。一个穷凶极恶的日本兵大步窜上,不仅见死不救,反而对准我父亲的头上身上连砍数刀,确信必死无疑,方才罢手。

  翌立清晨,凉风阵阵袭来,父亲竟然奇迹般地复活了。强烈的求生欲望,使得他以惊人的力量爬出水田,爬到路面,不断地爬啊爬啊,终于幸遇好心人而得救。而当几经周折,躺在担架上的父亲,在水东山里找到家人时,头上身上的多处伤口已腐烂得臭不可闻,还长出了许多虫子来。据老兄长回忆,当时缺医少药,大家只得分头上山采摘“金刚刺”的叶等草药来敷治伤口。

  由于中国军队与抗日民众的顽强抗击,经二月余,日寇终于撤离丽水。当人们陆续返回故里,能留下一个空空屋壳的,已属大幸。首先映入父母眼帘的是,家门口的两扇大门竟不翼而飞,至于屋内的高档用具、毛皮衣物、多年积攒的一些银元等等,哪里还见得着影儿?而最要命的,全家人赖以生计的钟表器材,特别是价值昂贵的几架进口照相机早被掳掠一空。

  中国人素有“破财免灾”之说。然而家里虽已破光了财,却也没有免去灾祸,父亲险些不能生还;虽然笃信菩萨,奉行“与人为善”,但却落入“与人为恶”的魔爪。

  显然,“真吾照相馆”当时已不可能重新开张(现今位于丽水城内大众路的“大华照相馆”,系“真吾”后裔重开),钟表修理也已难以维持,以致家里经常等着父亲收回一点买米的钱。况且时下灾难频仍,有谁还会看重这些钟或表呢?只有小学文化的父亲或许一直没有领悟,民族工商业的兴盛,岂能离得开祖国的强大?父亲的性格从此变得沉闷而内向,并时不时来几声长长的叹息。然而母亲似乎更加坚毅,不论多大的灾难与厄运,从不叹气,并以此谆谆教诲儿辈们。

  当鬼子第二次“进入”丽水城时,父亲早已领着一大家人,背着一些重要物件,在丽水城南的大梁山上,紧张地寻求避难落脚之处了。此时,母亲正挺着大肚子(已怀上八个月的六兄),又是“三寸金莲”的小脚,当时情势的恐怖、残酷、危急可见一斑。

  由于我家人多(连翠娟表姐在内共8人),不消几日,山上的房东便断了口粮。为此,二位长兄冒险偷偷下山担谷借粮。因饥饿难熬,在地上乱挖乱吃,大哥患上痢疾,肚痛腹泻发热数日不止。

  正当我们一家在大梁山上提心吊胆地躲着时,城里有些来不及逃脱或由于某种原因走不了的,可就都成了强盗肆虐的囊中之物了。我家一个远房伯公,70多岁了,被日本兵手足反捆按在一张桌上,又在他身上压了一个大石磨,如此反复折腾戏谑致死;酱园弄一对老夫妻,在日本兵威胁与狂笑中,脱光自己的所有衣服,一丝不挂地在恩公庙前的空地上,“玩”捉鸡“游戏”;××家的一个女儿,被日寇抓到军营,当作这些野兽流发泄的工具……

  至于灭绝人性的日本兵,故意把大便拉进你的饭锅,或者拉进你家的米缸,则更是日寇绝版的“文明游戏”。

  以上仅仅是鬼子在我们邻里作孽的例子。他们在丽水城里城外其他地方作的孽,对无辜平民进行枪杀、刀刺、剖腹、淹溺,对妇女强奸,对房屋财产大肆焚烧掳掠等多有报道,然而在民间尚未被发现被统计的,又何止万千呢?

  鬼子在第二次被迫撤离之前,在丽水各地投放了大量鼠疫。当父亲带着大伙返家后不久,鼠疫便开始迸发蔓延开了,父亲不知从哪弄来许多石灰,把屋前屋后、房内房外都撒了个遍。

  一个堂姑妈(凤来大表兄的母亲)不幸染疫身亡。邻近的汪衙基和三坊口,一家死好几口,甚至全家一个不留的时有发生。风来大表兄刻骨铭心地回忆,当时去救治的医生也染疫而亡,去抬棺材的民工也染疫而亡。有些房屋由于连连死人而被迫整幢烧毁。这里是棺材,那里是棺材,以致许多路也被堵塞了。

  这种极端恐怖的景象,不仅现在人不敢想象,即便再天才的小说家,量他也不敢如此大胆地去构思编创!

  当年日军灭绝人性的暴行,绝非一个“南京大屠杀”所能概括得了的!如今耄耄老翁仍记忆犹新而心有余悸。然而日本右翼势力在世界霸权的庇护下,甚嚣尘上,他们美化侵略,把侵略说成“进入”。公然否定远东军事法庭的正义审判,竭力修改和平宪法,妄图颠覆二战胜利成果,甚至扬言发动日本全民于“8.15”举国参拜“靖国神社”。这不能不引起中韩以及全世界人民包括日本在内的一切和平人士的高度警觉。

  人类历史乃客观存在,岂能肆意篡改?我们追忆过去是为了警示后人,牢记血的教训,不再让战争悲剧重演。

  人类之间的怨仇应该消泯。中日邦交的恢复,正体现了中国人民的宽容大度。而日本“九条会”等和平组织与和平人士同日本右翼反动势力的英勇抗争,使我们看到了未来美好的希望。

 
 处州史话
人物
事件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乡土论坛
网站精选
首页 | 丽水老照片 | 乡村印象 | 文物古迹 | 民俗风情 | 民间文艺 | 处州史话 | 地方文献 | 乡土新闻 | 百家之言 | 资料下载
丽水乡土 丽水市正阳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技术维护:正阳网络   
ICP证:浙ICP备05015398号-1  Copyright ©1999-2012 inlishui.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