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水信息港 | 居家中国 | 青年就业 | 法律咨询 | 丽水大地上 | 时尚 | 街道 | 生活百宝箱 | 指尖民宿 | 丽水乡土 | 绿谷摄影
 
网站首页 丽水老照片 乡村印象 文物古迹 民俗风情 民间文艺 处州史话 地方文献 乡土新闻 百家之言 资料下载
历史古迹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物古迹 > 历史古迹 > 正文
行走在消逝中的大猷街 [复制链接]
来源:2007.6.15《处州晚报》   时间: 2009-12-24 (字体: ) 分享到:

    

  目前,有关部门已经着手开始编制新大猷街道路规划方案以及处州府城墙(南明门段-行春门段)修复方案。

  在哲学家邈无涯际的思想王国,“存在”与“时间”总会成为他们思考的核心。以我们自身的经历为例,在多年以前,我们生活的这座城市不是现在这个样子,当你撒开无知少年的双腿奔跑在一条古老狭长的小街上时,坠落的阳光将你的身体拉出一道长长的影子。——类似亦真亦幻的影像,虽然从时间上追溯已此去甚远,但是我们并不感到陌生。

  我所描述的那条小街,其实就是位于丽水城区南边的大猷街。在街上奔跑的时候,正是我们从小学的校园里放学出来,前往几个同学家中的情景。“大猷街”这样的名称,我们一直都是习以为常的,就如同我们不去追究自己的学校为什么叫“囿山”却不见山,“厦河门”为什么一直看不到门一样。这些名字的出现如同我们自己的出现一样,与生俱来。当然,到了现在,这已经成为了我讲述这条街的故事的资本。

  我们不妨走进在“存在” 与“时间”上总是让人产生错觉的历史。从唐代开始,沿着处州古城外围开始兴建城墙,至元朝形成基本格局。我们今天的大猷街,早期称为南横街,就毗邻在城邑南端的古城墙下,跟随处州古城的发展逐渐形成,从东南行春门(厦河门)经南明门(大水门),至西括苍门(小水门),全长约1500米。时光流转,南横街在民国时期以大水门为界被分为应星桥街和南明门横街东西两段。

  1940年,日军侵华至丽水,轰炸城区、放火杀人,时任政府为激发广大民众抗日情绪,弘扬处州人民抗击倭寇的英勇气概,把丽水县城内的三条街分别以戚继光、卢镗、俞大猷三位抗倭将领的名字重新命名,即为今天的继光街、卢镗街和大猷街。俞大猷,与戚继光同为明嘉靖时期的抗倭英雄,二人齐名被称为“俞龙戚虎”。 

  我们暂不考究后来的处州子民如何继承古人勇猛善战的遗风,直至我们的城市开始向现代化发展和变迁之前,大猷街一直都是喧闹和繁华的。和中国其他城市中的古老街市一样,这里同样也经历过一段段熠熠生辉的繁荣岁月。我们站在现已修缮一新的南明门前抬头仰望,千百年前的这座城楼可能远没有如此气宇轩昂,但是穿越于城门楼下的行人与车辆却生生不息、往返如流。傍晚,他们把船停泊在城外渡口,将货物卸在河岸,三五成群熙熙攘攘的穿过城门,来到南横街上,喝茶吃饭、住宿观赏。临街两侧承接货物运转的行铺林立,挑起在瓦檐下的盏盏灯笼把街市映得无比通透璀璨。这些场景片断虽然只靠我们对历史的想象而构建,但是并不影响它辉煌的史实。 

  从南明门沿大猷街步行向东直至厦河门,我们依次可以寻访到应星楼、巽峰阁、观前井、老君庙、古城墙等几处重要的历史遗址。

  我们现在所能看到的应星楼,实际上仅剩下一片宁静的土地了。史实中的应星楼位于今天丽水中学东南方,为宋郡守王庭芝所建,楼内有《应星楼碑记》,由宋代叶宗鲁撰文,时任参知政事何澹书写。清光绪27年,该楼重建,最终毁于日本人的滔天火光之中。据年长的老人回忆,被毁前的应星楼内共有三层,楼顶供有魁星塑像,魁星即当年处州建郡时与郡对应、寓示处州兴旺发达的少微处士星,应星楼由此得名。假如我们把历史的画卷摊开,应星楼从初建到重建,从重建到再次被毁,应有两次衰亡的过程,如果没有这期间的记载和残留于人们记忆中的影像,时间早已将它从存在的史实中一笔勾销了。

  离应星楼不远,有一处民宅,它的下面隐藏着距今七百多年的巽峰阁旧基。元朝时期,达鲁花赤斡勒在修建城墙时同时修建起一座楼阁,这便是巽峰阁,它供奉的是儒学大家朱熹。清代陈遇春曾写有《九日巽峰阁即事》一诗,“衣冠共仰前型在,组练欣看列阵豪”描写的就是在巽峰阁上观看城墙外练兵的场景。

  民间相传,厦河门有一口神奇的“大井”,这里的人们喝了井底的水,外出打仗吃了枪子儿也没事,小孩不慎落入井中,底下会有关公老爷给他托着。这口为百姓祁福的六角大井,就是位于老君庙前的观前井。虽然现在的居民再也不用依靠这口井来维系生活,但石井沿口那一道道深深嵌入的绳索拔过的沟痕,见证了他们的祖辈对水井的依赖。大井井口外壁刻有“皇明万历七年重修”等字样,而研究丽水人文历史的老学者毛传书先生推断,井的历史可能比老君庙更为早些,也就是说,观前井也许已经哺育了厦河门1600多年的过往子民。

  绕过观前井边上的一个戏台。就到了当年的老君庙,也就是天庆观。“老君”即老子,这座修建于晋代的道观,经历了唐、宋、元、明四个朝代的更名和修缮,明洪武年间,一场大火将其烧毁,只剩下一座钟楼。后来人们在万象山烟雨楼上看到的那口大钟,就是天庆观的钟。据道光版《丽水县志》记载,这口钟在康熙年间辗转迁移,后曾转至太保庙,由于大钟声音宏亮,在战争年代还被作为全城警戒通报之用。

  值得一提的是,北宋书法大家米芾曾为天庆观书写“天庆之观”一额。米芾在其《海岳名言》中说道:“余尝书‘天庆之观’,真有飞动之势也”。言辞间表达出该题额乃米芾大家的得意之作,遗憾的是我们今天已经无法寻找到他的原迹了。天庆观被毁后,百姓住民在原址上相继修建了关帝庙和一座新的戏台,这里成为现在人们文化活动的中心。

  其实,囿山是有山的,厦河门也是有门的,只不过世事的嬗变让这些从前的“存在”变成行走的歌谣,慢慢消逝在时间和空气里。幸亏厦河门的老人又一次给了我们见证。在他们的带领下,我们找到了当年古城墙的旧迹,找到了厦河门的“门”之所在。

  除了古城墙、观前井这些遥远的历史碎片能够有幸保存下来,时光延续到清末、民国时期,一些陆陆续续修建的场景便在世事的行进中被真实的推到我们的眼前。

  1919年,一座风格迥异的建筑在南明门横街(大猷街西端)的小水门附近耸立起来,一位法国人在这里建造了一座欧式建筑,这就是耶稣圣心堂。现在我们看到的天主堂是在其原址上重修的。而比这个时间更早一些的19世纪中后期,大猷街的另一端,成排的民居住宅已经兴建起来,很多建筑一直保存至今。

  也许仅仅是五六十年前,厦河门的每家每户门前都流淌着一脉清澈的沟渠,渠水自县城东南好溪引入,与瓯江流势刚好相反。四五座雕花彩绘的牌楼矗立在街道两侧,街市上肉铺子、裁缝店、剃头铺子、杂货店、医药馆一应俱全。狭窄的石板路在细雨中泛着青色的亮泽,种地的人们挑着担子从菜地里回来,和蹲在渠边洗菜洗衣的婆婆婶婶们问候招呼。……老人们描述的这个场景,似乎离他们现在的生活并不遥远。我们现在来到这里,仍然可以看到类似的场面,只不过现在改了时兴的叫法,比如理发店、便民超市、诊所。但是,牌楼、石板路和清澈的渠水,早已跟随着时间消逝了。

  现在,无论哪座城市的改造和建设都使很多老街区失去原貌甚至消失,时代的列车终将会把陈旧的往事抛弃在一个遥远的车站,但是,人们又是如此渴望那些曾经在岁月中闪亮过的东西能够尾随而来,照进现实。——这或许就是人性中渴望与时间纵向共存的恒久哲学吧。

 
 文物古迹
历史古迹
金石书画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乡土论坛
网站精选
首页 | 丽水老照片 | 乡村印象 | 文物古迹 | 民俗风情 | 民间文艺 | 处州史话 | 地方文献 | 乡土新闻 | 百家之言 | 资料下载
丽水乡土 丽水市正阳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技术维护:正阳网络   
ICP证:浙ICP备05015398号-1  Copyright ©1999-2012 e0578.com  All Rights Reserved